百年後地球上也許沒有人類了 (第二部分)

不用一直消費,幸福是可能的 來源:《生態學人》(英國),2012年3月22日,湯姆·萊維特撰寫(Tom Levitt) 在採訪的第二部分,一行禪師解釋了你為何不用成為一名佛教僧侶才能放棄對高消費的生活方式成癮 大多數西方人仍執著於高消費的生活方式。我們喜歡買新的、令人興奮的東西。是否有足夠強大的替代生活方式能說服我們放下這種高消費?我們需要轉化我們的意識、對幸福的觀念和我們的生活方式。不只是西方人執著於高消費的生活方式,亞洲國家的人也一樣。我們喜歡買新的和令人興奮的東西。我們尋求幸福,內心卻有痛苦。我們內在有一個很大的真空,所以想填補內在的真空。這是我們的處境。我們對自己感到不安,內心有很大的真空,不懂得如何用更好的東西填滿它,所以指望消費。我們認為如果能買到新的和令人興奮的東西,就能遺忘內在的空虛。但這似乎沒什麽效果。我們買的東西越來越多,但並未感到所需要的滿足。我們需要愛,需要和平,但我們不知道如何創造和平,所以尋求其他東西來掩蓋自己內心的痛苦與空虛。 當然,一定有某種生活方式能幫助我們創造愛和喜悅,我們不必去市場買東西。除非懂得如何創造那種生活,否則你會繼續購物。 假使你懂得如何享受行禪。經由一些訓練,你知道如何把心帶回身體,這樣你的身心便在一起。當你身心一體,你真的存在,能認識到雨水是奇妙的,樹是美麗的,空氣仍然清新。你享受吸氣和呼氣,能夠接觸到當下生命的奇蹟。當我們對身體和周圍發生的事情正念,我們便能接觸我們周圍的生命奇蹟。當下一刻充滿了奇跡。如果你不知道如何接觸這些奇蹟,你便不懂得如何享受生活——欣賞存在著的東西。相反,你追逐你認為能讓你快樂的東西。 假設我們學習了五項正念修習。五項正念修習是一種誕生於“相即”的願景的生活方式:萬物都與其他事物聯繫在一起。你的幸福與其他物種的幸福相即而存。如果你健康快樂,其他生命形式也會受益於你。如果你生病和受苦,其他物種也將和你一起受苦。這種相即的洞見幫助你看到自己與萬物相連。為了保護自己,你必須保護自然和每一種物種。這種洞見也幫助你消除分別、恐懼和憤怒,讓你對自己感覺更好。 五項正念修習幫助我們保護生命。第一項正念修習是關於“保護生命”:你的生命和其他物種的生命。 你的生命與其他物種的生命相互關聯。當你保護其他物種的生命,你也在保護自己的生命。為了保護我們自己,我們必須保護他人,這是第一項正念修習的修習。當你正念地呼吸,可以看到地球母親在你之內,你在地球母親之中。這種洞見幫助你消除對死亡的恐懼並看到,為了保護自己,你必須保護地球母親。保護地球母親也是保護其他物種和自己,這是非常清楚的。 即使你是地球上最年輕的物種,你也可以扮演一位年長的兄弟姐妹的角色,並試著尋求其他物種的幸福。這是很美好的事情,也是地球母親希望你作為地球上的一個物種、作為智人所做的。保護生命是種喜悅,這是一種來自相即洞見的行為和生活方式。你也在為自己而做,因為生命一體,無法被切成碎片。這樣生活幫助你保護生命,為你帶來許多快樂,因為那就是愛本身。當你對自己有愛,就不必奔跑和購物,因為愛是充盈的,讓你平靜快樂。 第二項正念修習是“真正的幸福”。如果我們意識到幸福無法從賺錢和購物中找到,就應懂得如何產生和製造真正的幸福。如果我們意識到只靠賺錢與購物無法幸福,就應懂得如何長養和創造真正的幸福。 第二項正念修習:真正的幸福 覺知到社會的不公義、剝削、偷竊和壓迫所帶來的痛苦,我承諾在思想、說話和行為上,修習慷慨分享。我決不盜取或佔有任何屬於他人的東西。我會與有需要的人分享我的時間、能力和財物。我會深觀以了解他人的幸福、痛苦與我的幸福、痛苦緊密相連;沒有理解和慈悲,不會有真正的幸福;追逐財富、名望、權力和感官上的快樂會帶來許多痛苦和絕望。我知道真正的幸福取決於我的心態和對事物的認知,而不是外在的條件。如果能回到當下此刻,我們會覺察到快樂的條件已然具足;懂得知足,就能幸福地生活於當下。我願修習正命,即正確的生活方式,藉以幫助減輕眾生的痛苦和逆轉地球暖化。 真正的幸福是可能的,我們應該停止追逐名譽、權力、財富和感官享受,認識到當下觸手可及的生命奇蹟,幫助自己和他人減少痛苦。這是我們能做的非常具體的事情,屬於我們正在尋求的生活方式。第三項正念修習是關於愛,“真愛”。我們應該學習如何產生慈悲、喜悅和包容的能量:這是愛的藝術。 如果你很忙碌,只想著消費,如何有時間去愛呢?我們從第三項正念修習中學到一件事:性欲和愛是不同的事物,因為愛只會建設、重建和療癒。你必須學會如何愛自己,照顧自己的身體,釋放身體內的緊張和痛苦。有很多具體的方法。你懂得如何通過行禪、躺著、讓自然療癒你來修習接觸大地。你懂得如何釋放身體的緊張和痛苦,不過度工作。所有這些我們都能做到,但如果你因為購物而忙於賺錢,你有時間這樣做嗎?我們當中有些人知道如何安排自己的生活,以便有時間去愛,關心自己,照顧身邊的人。 每當你接觸痛苦,你理解自己和他人內心的痛苦,讓慈悲的能量在你內在升起。事實上,每次我們接觸到自己內心的痛苦,我們覺知到苦在那裏。每當我們深觀痛苦的本質,看到苦因,慈悲就會作為一種能量在我們內心生起,不管這痛苦在我們之中還是他人心中。所以,只要我們不那麽忙於賺錢和購物,就能接觸到痛苦,讓慈悲的能量升起。慈悲的能量可以治愈我們、他人和地球。學習如何通過觸碰生命的奇跡來產生幸福快樂,通過接觸和理解痛苦來產生慈悲的能量,這些是我們可以做的事情,屬於一種可以療癒自己和地球的生活方式。第三項正念修習是關於真愛,可以作為團體來修習——一個修習的團體。 第四項正念修習,“愛語和深刻聆聽”,關於如何恢復父子、父女、母子、母女、伴侶、兄弟和兄弟姐妹等之間的溝通。如果無法溝通,我們就會受苦。我們經常無法與自己溝通。你不喜歡自己,討厭自己,不懂得如何傾聽自己,幫助自己。因此,愛語和深刻聆聽的修習也應對自己修習。我們要學會如何傾聽自己,聆聽自己內心深處的願望和痛苦,這樣才能理解。當我們理解了自身的痛苦和內心深處的志向,就能傾聽和理解他人的痛苦和願望。這是我們可以做的——也是第四項正念修習的修習對象。 作為一個社會,我們存在著嚴重分歧,試圖互相殘殺,這種殘殺不分晝夜、隨時隨處地發生著。我們有很多憤怒、恐懼、分別和絕望,因為我們人類成員之間沒有足夠的交流,不僅殺害其他物種,也在殺害作為一個物種的我們自己,所以技術是不夠的。我們必須學會如何傾聽,如何講說愛語。 誦讀第四項正念修習,我們明白,為了能以這種方式傾聽和說話,我們需要花時間來訓練自己。任何人都能做到。在我們的修習中心,只是四天的禪營,人們就能報告他們的成功。奇蹟總是在這些禪營中發生:關係和溝通得以恢復。這就是你在尋求的生活方式的部分——一種高尚的生活方式。你無需成為佛教徒來採用這種生活方式。 第五項正念修習關於“滋養和療癒”。所有人都需要滋養和療癒。大多數人都生病了,不懂得如何回歸大自然得到治癒,不懂得如何產生慈悲和喜悅的能量療癒自己,只是依賴藥物、抗生素和手術。 誦讀第五項正念修習,我們看到正念消費是出路。所有五項正念修習都部分地回答了我們執著於高消費生活方式的問題。 這是關鍵的修習:消費。除非我們在消費方式上下定決心,否則我們無法擺脫這種令人絕望的困境。我將通過感官和我在意識中培養的意圖和精神狀態來覺知我所吃的和攝取的。我決心不賭博、不使用和支持毒品或任何含有毒素的產品,如某些網站、電子遊戲、電視節目、電影、雜誌、書籍和談話。我會修習回到當下刻,接觸我內在和周圍的清新、療癒和滋養的元素,不讓悲傷將我拉回過去,也不讓焦慮、恐懼或欲執將我帶離當下此刻。我決心不讓自己迷失在消費中,以此來掩蓋孤獨、焦慮或其他痛苦。我將觀照,以一種保持身體、意識、家庭、社會和地球的安樂的方式消費。正念消費是出路。 我們能謀求經濟和靈性上的滿足嗎?還是兩者相互排斥? 你能既富有又靈性嗎?你需要富有或賺錢嗎?我們(出家人)需要錢,但不是用來消費。我們需要它來組織教學之旅,租巴士,建造禪堂。當我們去城市時,也需要一些錢來為我們的僧眾買票,因為我們知道禪營中的轉化需要有足夠的老師和出家修行人。 但我們尋求資金支持不是為了購買新的、令人興奮的東西,而是為了有更多的地方讓修習者能在禪營期間停留,把更多的僧人帶到禪營,建立禪堂和僧眾生活區。但是,如果我們的靈性修習帶來了果實,這總是會到來,會有朋友在財務方面幫助我們。很明顯,靈性修習可以帶來許多幸福、愛和滿足,你不需要很多錢才能快樂,所以這不再是一個問題。如果有一些經濟上的幫助,更多的人將從修習中受益。如果受限於財務狀況,修習者的數量將不會增加,但我們不會為了實現財務而犧牲我們的靈性生活。 閱讀訪問的第一部分 英文原文: Read on The Ecologist’s website.

100年後地球上也許沒有人類了 (第一部分)

來源:《生態學人》(英國),2012年3月22日,湯姆·萊維特撰寫(Tom Levitt) 一行禪師向《生態學人》講述了生物多樣性的喪失,以及我們為何不應對人類的脆弱性感到絕望 你認為人類能避免全球生態崩潰嗎?還是我們正在把自己推向崩潰? 國家野生動物聯合會告訴我們,每天有100種動植物物種因森林砍伐而滅絕。物種滅絕每天都在發生。一年內可能有20萬物種即將滅絕。這是正在發生的事情,而不是未來的問題。我們知道,2.51億年前,巨大的火山爆發導致了全球變暖,造成了地球歷史上最嚴重的物種大滅絕。全球氣溫上升6°C足以使95%的物種滅絕。全球變暖已發生在2.51億年前,因為火山爆發,地球上95%的物種消失了。 現在,第二次全球變暖正在發生。這一次是因為森林砍伐和工業化,人為導致的,也許100年後地球上就不再有人類了,僅僅100年。在地球上95%的物種因大滅絕而消失後,地球用了1億年才恢復地球上的生命。如果我們的文明消失,另一個文明需要一段時間才能重新出現。火山爆發時,二氧化碳聚集並產生了溫室效應。那是2.51億年前。現在二氧化碳的累積來自我們自己的生活方式和我們的工業活動。 如果氣溫升高6°C發生,95%的物種將會滅絕,包括智人。所以我們必須學會用我們的吸氣和呼氣觸摸永恒。物種滅絕已發生過數次。大滅絕已發生了五次,這一次是第六次。根據佛教傳統,無生無滅。在滅絕之後,事物會以其他形式重新出現,所以你必須深深地呼吸,承認我們人類也許100年內將在地球上消失的事實。 你必須學會接受這一殘酷的事實,不被絕望壓倒。解決之道是學會如何在當下觸碰永恒。我們一直在談論環境,仿佛它是與我們不同的某種東西,但我們就是環境。非人類元素是我們的環境,但我們就是非人類元素的環境,所以我們與環境是一體的。我們就是環境。我們是地球,而地球有能力恢復平衡,有時許多物種不得不消失是為了恢復平衡。也許是洪水,也許是炎熱,也許是空氣。 世界各地的城市人口都在增長。如果轉向城市的物種增加,會失去什麽? 城市生活和農村生活緊密相連,因為要養活城市,所以農村改變並被很多東西污染了。為了給城市提供食物之類的東西,農村不得不使用大量的抗生素和殺蟲劑。 所以農村對我們來說不再安全。即使回到農村,但繼續同樣的消費,也不是解決之道。無論你在城市還是農村,我們都在失去很多,即使在農村,我們有更多機會接觸自然,接觸大地。在農村修習接觸大地,我們更容易聽到自己的聲音,但農村正因城市而失去自己。 大多數環保人士將我們面臨的問題縮小到兩個議題:過度消費和人口過剩。您的立場是? 我們當然應以減少地球物種痛苦的方式消費,這是非常清楚的。但也必須減少人口,出家為僧是減少人口的方法之一,所以我呼籲你加入我們,成為一名僧人。如果你能創建小社群,建立學校,照顧其他夫婦的孩子,那麽你就不會想要自己的孩子。基於我自己作為一名僧人的體驗,我沒有剝奪自己生命中的任何東西。我擁有很多。雖然我沒有血緣的孩子,但我感覺自己有很多孩子,他們給了我很多喜悅和清新。我認為你應在兩個層面上行動——減少消費,減少人口,這是可能的。我們不需要剝奪自己的任何東西,包括生命中的孩子。 你選擇的生活方式中最困難的部分是什麽? 我不認為自己因為選擇出家而失去了任何東西。事實上,我喜歡出家生活。例如,當我們遵循素食飲食時,我們很高興,因為我們可以這樣做。遵循素食並不會讓你受苦。你不會因為不吃肉而感到痛苦。不吃肉是很幸運的,因為你不必為了生存而吃其他物種的肉。你可以通過進食來保護生命。你必須學會以保護地球、減少眾生苦痛的方式進食,所以吃素可以是種巨大的樂趣,尤其當你懂得如何烹飪時。我們製作了一本食譜,告訴人們吃素會帶來很多樂趣。 我們已經了解到,出家生活比在家修行容易得多。作為一名僧人,你住在僧團裏,跟隨僧團坐禪,行禪,按時吃飯,很容易。最容易學的事情就是成為一名僧人。我們不剝奪自己的任何東西,我們在一起有很多喜悅,有時間建立兄弟姐妹情誼。愛情的喜悅無法像兄弟姐妹之情那麼長久。我們的建議是,我們不應繼續湧入城市,而應試著在鄉村創建社群。 你可以創建一個在家社群,並且不一定是佛教團體。共享汽車和拖拉機。社群中孩子們的存在是非常美妙的,而你不必成為一位母親或父親才能享受孩子們的存在。 我16歲出家為僧,我不覺得自己受苦,因為我有很多靈性的孩子和在家孩子。在社群中,即使你沒有孩子,也可以將其他夫婦的孩子視作自己的孩子,你們可以建立自己的學校,共享公寓、房子。住在一個擁有100-200人的社群裏,你更少地使用汽車,因為有社區汽車。你們可以共享冰箱、拖拉機,一起建一個花園、學校或公園,共同照顧其他夫婦的孩子。 您如何吸引年輕人追隨您? 我們完全不試圖吸引年輕人跟隨,他們只是到來,因為當他們來我們的道場,參加禪營,看到這裡有兄弟姐妹之情,而這是我們生命中最需要的東西。許多年輕人經歷了浪漫的愛情,遭受了痛苦,當他們來到我們的道場,看到了兄弟姐妹情誼,我們可以成為自己,可以通過兄弟姐妹之情的能量得到滋養。 所以創建一個社群,建立兄弟姐妹之情作為滋養是非常重要的事情。你可以投身於此。與其去大城市,不得不呼吸那種被污染的空氣,我們可以組織起來,這樣你就能在鄉村創建許多社群,並試著以保護地球母親、保護環境的方式生活。我們可以一起工作,你可以使用自己的才能服務社群,建立手足情誼——一種替代的生活方式。 因此,如果年輕人來到我們身邊,不是因為我們提供的,而是手足之情產生的喜悅和幸福。我們的日常修習是在手足情誼中產生愛的能量。應有一個能產生兄弟情誼、自由和友愛的政黨。我們知道兄弟情誼很重要,但我們不懂得如何產生友愛。如果有一個政黨懂得如何產生友愛,那我們會加入那個政黨,但很多人只是談論它。建立像這樣的小社群,我們將真正產生手足之情的能量。年輕人能夠看到這一點,許多人因而投身於此,以產生你無法從超市買到的能量。 閱讀訪問第二部分 英文原文: Read on The Ecologist’s website.

給一名囚犯的信

3月12日,Thay收到了一封來自紮卡里·克羅(Zachary Crow)的來信,紮卡里一直支持著美國喬治亞州傑克遜市一位名叫丹尼爾的年輕死囚犯。紮卡里和丹尼爾一起修習著正念,學習Thay的書《佛陀之心》,但丹尼爾的時間即將來臨。Thay深為這封信感動,並在第二天的佛法開示中提及了這封信(您可在線觀看或聆聽這一開示)。紮卡里問Thay是否能考慮為丹尼爾寫一些鼓勵的話,於是他寫了。 你可以細閱他們如下的往來信件。 一行禪師: 我叫紮卡裏·克羅。過去一年,我一直與美國的一位死囚犯通信。丹尼爾·盧卡斯(Daniel Lucas)2000年被判處死刑,在監獄裏度過了13年。他犯罪時只有19歲,整個成年期都在監獄度過。 丹尼爾是一個修習佛法,這是他在監獄裏養成的傳統。我們一起閱讀您的《佛陀之心》並在信中討論。這對丹尼爾來說是一次美妙的經歷,因為他的處決越來越近。 我寫這封信首先想感謝您這本書的禮物。您是我生命中的一位重要人物,您的行動主義一直鼓勵和提醒著我為正義而努力。 其次,我想冒昧地請您幫個小忙,我在想您是否願意給丹尼爾寫一封鼓勵的信。我知道這對我們來說都將意義重大。 安詳 紮卡裏·克羅     2014年3月14日 梅村 親愛的丹尼爾, 我們周圍的許多人陷入了憤怒、仇恨和絕望。他們沒有自由,無法接觸到新鮮空氣、藍天和芬芳的玫瑰。但是,如果你修習慈悲,能夠看見和理解他們的痛苦,就會有動力去說和做些什麼幫助他們減輕痛苦。慈悲讓你自由,你將能享受藍天、清新的空氣和芬芳的玫瑰。 保有慈悲的一天勝過無慈悲的百天。 享受每天的呼吸和步行! 老師一行

Handling Fear and Discrimination

Brother Phap Huu explains why stopping can be hard and unexpected emotions can surface when we are forced to stay still. He offers insight into how we can respond to our fears as we navigate between lockdown and returning to everyday life. Also, he provides guidance on what to...

Prolongation de la fermeture

Chère communauté bien-aimée,  Le printemps au Village des Pruniers est très beau. Notre parc est d’un vert luxuriant, les arbres sont en feuilles et les feuilles de lotus commencent à émerger dans les étangs. La Terre Mère est nourrie par la pluie et le tonnerre. La présence de tous...

Arrêtons de détruire la terre

On qualifierait sans doute, aujourd’hui, Sœur Chân Không d’activiste sociale. Rencontre, en pleine crise du Covid-19, entre Buddhanews et une moniale du bouddhisme zen vietnamien, qui milite depuis soixante ans pour un changement social et spirituel. Très jeune, vous avez œuvré au service des plus pauvres dans les bidonvilles...

Being an Island Unto Myself

In Plum Village, we use practice songs to help us cultivate joy and remember to be mindful. This song helps us to remember that we can take refuge in ourselves by using our breathing to come back to a place of calm and stability.

Can we Love and Trust Ourselves? (Video)

Love and trust in ourselves form the basis of a healthy relationship with our inner landscape. Please enjoy three answers that our teacher gives on how we can love and trust ourselves and how to have a 'good' day.

書法

一行禪師的書法曾在北美、歐洲和亞洲等地展出。這些墨寶,表達了禪師的智慧與慈悲。每一筆觸皆是禪修的體現。 在我的書法中,有墨、茶、呼吸、念和定。寫書法不是一種工作。在我寫“呼吸”的同時,我在呼吸。活著是一種奇蹟,當您正念呼吸,您接觸到活著的奇蹟。 一行禪師 一行禪師在1994年開始寫書法,當時禪師為其著作寫書題,也寫詩歌。禪師用的是中國的墨和宣紙,寫的是羅馬英文字母,例如 “This is it”(如是)、 “I have arrived, I am home” (我已到了,已到家了)和 “The bread in your hands is the body of the cosmos”(您手中的麵包是宇宙的身體)。禪師的書法,也包括法文、越文、中文和其他語文。 書法對於看的人,是一種”正念鐘聲”,提醒我們回到當下一刻,接觸生命中的種種美妙。 藝術的作用,是豐富生命。一行禪師是一位淨化我們心靈的藝術家。 楊春堂, 香港大學美術博物館總監 禪師的書法,每一句皆是禪修的體驗。不少人喜歡把書法的復印本帶回家,提醒我們在任何時候都可以修習正念。書法復印本可在梅村傳承的修習中心的書店找到。 書法展 2019 – 泰國曼谷 1月 23日 – 2月 17日, 曼谷藝術文化中心(曼谷報章有關的報導). 2013 – 美國紐約 美國百老匯ABC Home. 2013 – 泰國曼谷 4月...

沙彌禪師祖庭小故事:佛陀需要我們供香嗎?

親愛的朋友,爲了慶祝我們的老師回歸越南的祖庭慈孝寺——老師剃度出家的寺院,我們希望和大家分享一系列由老師親自撰寫的回憶,關於他和他的師父清季禪師在慈孝寺時的片段,這是第五篇。 佛陀需要我們供香嗎? 一行禪師 我的師父教我怎樣供香。當我是沙彌時,在祖庭每天要多次上香供佛。當時我經常想:「佛陀真的需要我們供香嗎?」 我不知道佛陀是否需要我們供香,但確定這是我們需要的。 點香是神聖的。我們藉著這個動作培養平靜、安穩和專注。點香時,通過覺知呼吸回到自身非常重要。隨著正念呼吸,將心帶回身體,全然覺知自己在做什麽。一支香很輕,但師父叫我們供香時要用雙手拿著香,這樣做是要我們身心整體投入這個動作,身心完全一體。 樹根深植大地,水源來自高山,我們也有自己的根和源頭。在祖壇前供香提醒我們,祖先是我們生命的源頭,讓我們有機會以身體的每個細胞與祖先連結。 師父教導我以念、定、慧點香。於當下身心一體,這是正念的能量;全然專注於自己的動作,這是定的能量;有了念和定的能量,你就能以身體的每個細胞與祖先連結。 沙彌禪師祖庭小故事: Closing the Door 橘子禪修 Washing Dishes Poetry For Heroes 佛陀需要我們供香嗎?

The Budda’s Birthday Vesak Celebration 2020

We invite you to enjoy the Plum Village celebrations of Vesak Day 2020. Traditionally, the monastics organize Vesak celebrations together in one hamlet along with many guests. This year we celebrated it in three hamlets separately due to Covid-19. Vesak is a chance for us to express our respect...

Breathe – A Meditation Journal

Parallax Press has recently released a simple notebook with a Zen aesthetic. This meditative journal features selected excerpts and quotes from Zen master Thich Nhat Hanh’s most-loved teachings, prayers, and poems.

梅村

梅村位於法國西南部郊區,距離波爾多車程大約一個半小時,是一行禪師(Thay)在西方成立的第一所寺院和修習中心,亦是梅村傳承中最大的國際修習中心。 梅村實現了Thay建立愛的社群的夢想:一個健康和滋養的環境,讓村中的每一個人彼此和睦共處,與大地和諧共生。 梅村建立於1982年,最初只是一個小村莊,今天已發展成為歐洲最大的佛教寺院,超過200名僧尼在四個村居住和共修。Thay離開越南流亡海外後不久,於1970年代在巴黎鄰近地區創建“芳雲庵”(Sweet Potato Community),梅村是芳雲庵的延續。 在梅村,我們將正念融入日常生活中的所有活動,在一天中訓練自己保持正念:進食、行走、正念服務,或者一起共聚喝茶。梅村是家以外的“家“,給修習者一個美麗、滋養和簡單的生活環境,培養覺醒之心。 修習者一起參與禪修活動,享受靜默、坐禪、行禪、休息、放鬆、正念服務、閒暇及其他。無論我們在做什麼,即使是用餐後清洗自己的碗碟,也是學習培養喜悅和正念的時間。 每年,梅村迎接數以千計的修習者從世界不同國家到來,體驗正念社群生活的藝術。為期四週的夏季家庭禪營裡,有超過40個國家的朋友到來,包括青少年和兒童。 在春季和冬季禪營,到訪者可以在梅村修習一週或以上。此外,梅村也為法語人士、教育工作者及年輕人等舉辦特別的禪營。秋季是為期三個月的雨安居,每年有數百名禪修者到來,與僧尼一起共修九十天,過著簡樸的生活,和諧共處,深入正念修習。 梅村的“快樂農場“為年輕人提供志願服務機會,參與為期一年的有機耕作,融合正念和生態學,種植蔬果作為梅村純素餐食的一部分。 Thay回到越南前,一直居住在梅村。不用出外教學的時候,Thay在梅村寫作、開示、種菜和帶領禪修活動。在梅村山丘和農地周圍的小路,成為Thay及其僧團行禪的傳奇禪路。 今天,除了梅村之外,梅村傳承的八所修習中心位於歐洲、美國及亞洲,所有中心皆由Thay親自建立。

Soeur Thăng Nghiêm

Ornée de Lever de Soleil Sœur Chân Thăng Nghiêm a été ordonnée novice par Thầy le 26 octobre 2003 dans la famille “Simsapa” (Rosewood) au Village des Pruniers, en France. Elle a reçu l’ordination de bhikshuni le 18 décembre 2006, et la transmission de la lampe pour devenir enseignante...

Se connecter à notre maître-racine, le Bouddha

Thầy a écrit cette lettre à tous ses élèves à l’automne 2014, alors que sa santé commençait à s’affaiblir. Bien que Thay n’ait plus eu assez de force pour donner des Enseignements du Dharma, il a pu dicter et éditer cette lettre. Elle a été traduite du vietnamien, afin...

和平使者

一行禪師常談到他與小馬丁·路德·金博士的親密友誼,以及自金去世後,他如何在一生中致力於實現他們建立一個“愛的社群”的共同理想。 我記得,”一行禪師說,“最後一次見到金博士時,我們談到了社群建設。不幸的是,金在不久後遇害。我對自己發願,即使在流亡中,也會加倍努力,把所有能量投入到我們曾共同探討過的建立愛的社群的實踐中去。 請細閱阿里卡L. 科爾曼(Arica L. Coleman)寫的這篇有關一行禪師和馬丁·路德·金博士的文章。 正是在馬丁·路德·金死前一年,他譴責了越戰。 “我確信,自從你參與爭取平等和人權最艱難的抗爭之一以來,你是全然和全心全意理解越南人民承受的難以形容的苦難的人之一。世界上最偉大的人道主義者們不會保持沈默。你也無法保持沈默。”——一行禪師1965年寫給馬丁·路德·金博士的信。 1967年4月4日,馬丁·路德·金博士站在聚集於紐約河畔教堂的3000名聽眾前。金對河畔教堂並不陌生——該教堂自1930年開放以來,就以其全國和全球性的行動主義而聞名。近10年來,這位民權領袖每年一次造訪這座新哥特式的宏偉建築;但今晚不同,因為金的信息沒有提到國內的種族和經濟不平等問題,轉而談到當前最緊迫的外交政策問題:越南戰爭。 閱讀文章的餘下部分 on George Washington University’s History News Network. 相關文章: Martin Luther King on the Power of Love

一行禪師就氣候變化在聯合國發表的聲明

2014年,《聯合國氣候變化框架公約》(UNFCCC)邀請一行禪師就氣候變化和我們與他人及地球的關係發表簡短聲明。 這一聲明於2015年9月,巴黎氣候峰會之前,發表在聯合國氣候變化框架公約的網站上。 一行禪師 愛地球 我們這個稱之為地球的美麗、富饒、賦予生命的星球孕育了我們每一個人,每個人體內的每一個細胞都承載著地球。 我們與地球一體 地球是我們的母親,每時每刻都滋養和保護著我們——給予我們呼吸的空氣、飲用的食水、進食的食物,當我們生病時給予治療的草藥。我們吸入的每一口空氣都含有地球上的氮、氧、水蒸氣和微量元素。當我們用正念呼吸時,能體驗到我們與地球精妙的大氣層、所有植物、甚而使光合作用的奇蹟成為可能的太陽相互依存。每一次呼吸,我們都能體驗到交融。每一次呼吸,我們都能品味生命的奇蹟。 我們需要改變自己思考和看待事物的方式,認識到地球不只是環境,她不是外在於我們的東西。用正念呼吸,觀照自己的身體,你覺知到你就是地球,你的意識也是地球的意識。環顧四周,你看到的,不是你的環境,而是你自己。 偉大的地球母親 無論我們屬於哪個民族或文化,信仰什麽宗教,是佛教徒、基督徒、穆斯林、猶太教徒還是無神論者,我們都能看到地球不是惰性物質。她是一個偉大的存在,產生了許多其他偉大的存在——包括佛陀和菩薩、先知和聖人、上帝的兒女和人類。地球是一個慈愛的母親,無分別地養育和保護所有人和所有物種。 當你意識到地球不只是環境,你會像保護自己一樣保護她。這是一種意識,一種我們需要的覺醒,這個星球的未來取決於我們是否能培養這種洞見。地球和地球上的所有物種都處於真正的危險之中。如果我們能發展與地球的深刻關係,就會有足夠的愛、力量和覺醒來改變我們的生活方式。 相愛 當我們看到地球偉大的和諧、優雅和美麗時,我們都能體驗到深深的欽佩與愛。一朵櫻花的簡單枝葉,一只蝸牛的殼,蝙蝠的翅膀——所有這些都見證了地球高超的創造力。我們在科學認識上的每一個進步都加深了我們對這個神奇星球的欽佩與熱愛。當我們能真正看到和理解地球,愛在我們心中產生,我們感受到連結。這是愛的意義:合而為一。 只有當我們真正重新愛上地球時,我們的行為才會源於崇敬和對萬物互聯的洞察。然而很多人疏遠地球,變得迷失,孤立和孤獨。我們工作太辛苦,生活如此忙碌,焦躁不安,心煩意亂,在消費中迷失自我。但地球始終為我們在那裏,為我們提供所需的一切營養和療癒:奇妙的谷物,清新的小溪,芳香的森林,雄偉的雪峰,黎明時歡欣的鳥鳴聲。 真正的幸福來自愛 很多人認為需要更多的金錢、權力或地位才能幸福。我們如此忙於追逐金錢、權力和地位,以至忽略了所有已經存在的幸福條件。與此同時,我們迷失於購買和消費不需要的東西,給自己的身體和地球帶來沈重負擔。我們飲用、攝取、觀看、閱讀或聽聞的很多東西都有毒,用暴力、憤怒、恐懼和絕望染污我們的身體和心靈。 除了物理環境的二氧化碳污染,還可以談談我們人類環境的精神污染:我們用消費方式制造的有毒和破壞性大氣。我們需要以一種能真正維持和平與幸福的方式消費。只有當我們作為人類是可持續的,我們的文明才會變得可持續。幸福在此時此地是可能的。 我們無需大量消費獲得快樂;事實上,我們可以生活得很簡單。有了正念,任何時刻都可以成為幸福的時刻。品味簡單的呼吸、花片刻停下來凝視明亮的藍天或全然享受愛人的存在,這些都足以讓我們幸福。我們每個人都需要歸來重新與自己、與愛的人和地球連結。讓我們幸福的不是金錢、權力或消費,而是心中有理解和愛。 你手中的麵包是宇宙身 我們應以慈悲的方式消費,然而很多人以非常暴力的方式消費。砍伐森林是為了飼養牛做牛肉,種植谷物釀酒,而與此同時世界上有數百萬人死於饑餓。減少50%的肉類和酒精攝入量是對我們自己、對地球和彼此的真正愛的行為。帶著慈悲進食已能幫助改變我們的星球面臨的處境,恢復我們與地球的平衡。 沒有什麼比兄弟姐妹情誼更重要 革命是需要的,它始自我們每個人的內在。我們需要覺醒,與地球相愛。我們已是智人許久,現在是時候成為有意識人。我們對地球的愛和欣賞有力量使我們團結起來,消除一切界限、分離和歧視。幾個世紀以來的個人主義和競爭帶來了巨大的破壞與疏離。我們需要重建真正的交流——真正的交融——與自己、與地球和彼此,作為同一母親的孩子。我們需要的不只是保護地球的新技術,我們需要真正的社群與合作。 所有文明都是無常的,有一天都會滅亡。但如果我們繼續當前的進程,我們的文明將毫無疑問比我們想象的更早被摧毀。地球可能需要數百萬年療癒,恢復她的平衡與美麗。她能恢復,但我們人類和許多其他物種將會消失,直到地球產生條件以新的形式把我們帶回來。一旦我們能平靜地接受我們文明的無常,就能從恐懼中解放出來。只有這樣,我們才能擁有所需的力量、覺醒和愛走到一起。珍視我們珍貴的地球——與地球相愛——並不是一種義務,這是關乎個人和集體幸福與生存的問題。

十四項正念修習

十四項正念修習是大乘佛教傳統菩薩戒的當代演繹。一行禪師在1966年於越南西貢創立相即共修團,並開始傳授十四項正念修習。 僧尼和在家眾在正式傳授儀式上發願接受、學習和修持這十四項正念修習,成為相即共修團的成員。相即共修團屬於一行禪師的梅村法脈,屬臨濟宗傳統。 共修團的首六位成員是一行禪師的同事和學生,他們與一行禪師共同為減輕越南戰爭的苦難而工作。加入共修團後,他們致力於持續修習正念 ,在社會上實踐道德和慈悲行。 今天,十四項正念修習定義了和諧團體的生活方式,九個梅村傳統國際修習中心的常住修習者都遵循這些修習。現有超過2000名相即共修團的在家眾活躍在世界各地的當地社群。  了解更多關於十四項正念修習以及它們在當今世界的應用,請參考相即共修團的國際網站。  2012年2月,一行禪師在梅村大戒壇上發佈十四項正念修習的修訂版。 十四項正念修習 十四項正念修習是相即共修團修習的核心,是照亮我們修行之道的火炬,是乘載我們的船,是指引我們的老師。通過這些修習,我們接觸到萬物相即的本性,理解到我們的幸福與他人的幸福互相關連。相即並非是一種理論,而是我們在日常生活中的每一刻感受得到的實相。十四項正念修習幫助我們培養念、定、慧,讓我們從恐懼和以為自己有一個獨立自我的錯誤知見中解脫。 第一項正念修習:開放的態度 覺知到盲信和缺乏包容所造成的痛苦,我們決意不盲目崇拜或受限於任何觀念、理論和學說,即使是佛教義理。我們視佛陀的教導為幫助我們培養智慧和慈悲的修習指引,而不是以爭鬥、殺戮或犧牲自己來捍衛的教義。我們明白,種種盲目的信念源於二元思想及分別心。我們將學習以開放的態度和相即的智慧觀看萬物,藉以轉化內心和世界上的暴力、獨斷和教條主義。 第二項正念修習:放下執著 覺知到執著己見和錯誤認知所造成的痛苦,我們決意放下固執和狹隘的想法。我們承諾學習和修習不執著於自己的見解,並以開放的態度接受他人的意見和經驗,從集體智慧中受益。我們知道自己現有的知識並非不變的絕對真理。智慧並不來自知識的積累,而是通過修習觀照和慈悲聆聽、捨離對觀點與概念的執著而獲得。真理就在生活中,我們願一生修習,時刻觀照自己和周圍的生命。 第三項正念修習 :思想自由 覺知到將自己的想法強加於人所造成的痛苦,我們承諾不以任何方式,不論權力、金錢、威脅、宣傳或灌輸教化,強迫他人包括自己的子女跟隨我們的觀點。我們願尊重他人的不同之處及其選擇,尊重思想自由,但會學習以愛語和慈悲對話幫助他人放下和轉化盲信和狹隘的思想。 第四項正念修習:覺察痛苦 覺知到觀照痛苦的本質能夠幫助我們生起理解與慈悲,我們決意回到自己,以正念覺察、接受、擁抱和傾聽痛苦。我們將盡心修習,不逃避,也不以消費掩蓋痛苦。我們會修習覺知呼吸和正念步行,以深觀痛苦的根源。我們知道,必須透徹理解痛苦的根源,才能實現離苦之道;理解自己的痛苦,才能理解他人的痛苦。我們決意通過電話、網路通訊、影音及其他聯繫方法接觸正在受苦的人,幫助他們轉化痛苦為慈悲與安樂。 第五項正念修習 :慈悲健康生活 覺知到真正的幸福來自平靜、安穩、自在和慈悲,我們決意不積累金錢和財富,而讓千百萬計的人活在饑餓與貧困之中。我們不會視名望、權勢、財富和感官欲樂為人生目標,因為這些都可能帶來痛苦與絕望。我們將深觀如何以飲食、感官、意志和心識這四種食糧滋養身心。我們決不投機或賭博,也不飲酒或使用麻醉品及其他含有毒素的產品,例如某些網站、電子遊戲、音樂、電視節目、電影、書刊和談話。我們將修習正念攝取,以保持自己、家庭、社會和地球眾生的身心安詳、慈悲和喜悅。 第六項正念修習 :照顧憤怒 覺知到憤怒妨礙溝通,造成痛苦,我們決意照顧憤怒的能量,覺察和轉化心識深處的憤怒種子。當憤怒生起時,我們不說話或做任何事,只是修習正念呼吸或正念步行,以覺察、擁抱和深觀心中的憤怒。我們知道,憤怒的根源並不在我們之外,而是源於我們錯誤的看法、對自己和眾生的苦痛缺乏理解。藉由觀照無常,就能以慈悲之眼看自己和我們以為是引起憤怒的人,認識彼此關係的珍貴。我們願修習正精進,培養慈愛、理解、喜悅和包容,逐漸轉化我們的憤怒、暴力和恐懼,並幫助他人修習和轉化。 第七項正念修習 :現法樂住 覺知到生命只在當下,我們承諾修習深刻活在生命的每一刻,不迷失在散亂的思緒中,也不被愧疚過去、擔憂未來或受貪欲、憤怒、妒忌牽引。我們願修習正念呼吸,覺知當下發生的事情。我們將學習正念生活的藝術,接觸周圍清新、療癒和滋養的元素,灌溉內在喜悅、安詳、理解和慈愛的種子,轉化與療癒我們的心識。我們知道,真正的幸福取決於我們的心態和對事物的看法,而不是外在條件。能夠回到當下此刻,就會覺察到幸福快樂的條件已然具足。懂得知足,就能幸福地生活在當下。 第八項正念修習:真正的團體與溝通 覺知到缺乏溝通導致疏離和痛苦,我們願修習慈悲聆聽,使用愛的語言。了解到真正的共修團體植根於彼此的包容,意和同悅、見和同解的具體修習,我們願修習與團體其他成員分享經驗與見解,以達致集體共識。我們承諾修習深度聆聽,不評判,不指責,不說造成團體不和或分化團體的話。遇到困難時,我們堅持留在僧團,修習深觀自己和他人,藉以覺察導致困境的因緣條件,包括自己的習性。我們願為自己引起的衝突負責,以開放的態度保持溝通。我們不會視自己為受害者,積極尋找方法和解,解決所有紛爭,無論這些紛爭多麼微小。 第九項正念修習: 真誠愛語 覺知到語言能帶來幸福,也能帶來痛苦,我們承諾學習真誠、慈愛、有建設性地講話,只說能夠滋養喜悅、信心、希望、讓彼此和解的話語。我們願使用愛語和聆聽,幫助自己和他人轉化痛苦,找到走出困境的路。我們決意不說不真確的話以謀取個人利益或他人好感,也不說造成分化與敵意的話。我們決意保護僧團的幸福和諧,不在別人不在場時談論他們的過失,亦時常檢視自己對事物的見解和觀點。說話的唯一目的是為了促進理解和帶來轉化。我們不散播謠言,不批評或譴責不確定的事,但會盡己所能說出不公義的情況,即使這樣做可能令我們的安全受到威脅。 第十項正念修習 :保護及滋養僧團 覺知到共修的本質和目的是實踐理解和慈悲,我們承諾不利用佛教團體獲取個人利益和權力,亦不把團體變成政治工具。作為修行團體成員,對壓迫和社會不公,應有清晰的覺察和立場,並盡力改變情況,不偏不倚。了解到自己和他人同是僧團的一部分,我們承諾學習以相即的智慧觀看事物。作為僧團的一員,我們以念、定、慧滋養自己及團體,建立手足情誼,如河水流淌。我們修習三德——斷德(斷除煩惱)、恩德(慈愛)、智德(理解),實現集體覺醒。 第十一項正念修習: 正確生活態度 覺知到環境和社會已受到暴力和不公義的嚴重破壞,我們承諾修習正命,決不從事對人或自然造成傷害的職業。我們願選擇為眾生帶來幸福安寧的職業,以實踐慈悲與智慧的理想。覺察到人與生態系統的相互關係、世界經濟、政治和社會的現象,我們決心承擔消費者和公民責任,不投資消耗天然資源、損害地球和剝削他人的企業,也不購買他們的產品。 第十二項正念修習 :尊重生命 覺知到戰爭和衝突造成的痛苦,我們承諾在日常生活中培養非暴力、慈悲和相即的智慧。我們願參與和平教育工作和正念調解,以促進家庭、社會、種族、宗教和世界各國的和解。我們決不殺生,不讓他人殺生,也不在思想或生活方式上支持任何殺生的行為。我們將與僧團一起修習觀照,以尋找有效的方法保護生命,防止戰爭,建立和平。 第十三項正念修習 :慷慨分享 覺知到剝削、盜竊、社會不公義和壓迫造成的痛苦,我們承諾培養慈悲心,在思想、語言和行動上修習慷慨分享,將喜悅和安樂帶給他人、動物、植物和礦物。我們願與有需要的人分享時間、能力和財物。我們承諾不偷竊,不拿取不屬於自己的物品。我們尊重他人的財產,但會嘗試阻止他人為謀取自身利益而導致人或其他眾生受苦。 第十四項正念修習:正確行為 (在家眾) 覺知到性欲不等於真愛,基於貪欲的性關係不能消除孤單,反而造成更多痛苦、沮喪和疏離,我們承諾,如果沒有真愛,沒有長久和公開的承諾,不與任何人發生性行為。認識到身心一體,我們願學習用適當方法照顧性能量,培養慈、悲、喜、捨這四個真愛的基本元素,令自己和他人幸福快樂。我們知道,性行為可能導致將來的痛苦,要保護自己和他人的幸福,必須尊重彼此的承諾。我們決心盡己所能保護兒童免受性侵犯,亦會保護家庭避免因不正當性行為而遭到破壞。我們願以尊重和慈悲對待自己的身體,承諾深觀生活中攝取的四種食糧,學習方法保存能量,包括精、氣、神,以有充足的精神和力量服務眾生,實踐菩薩行。我們全然了解孕育新生命所需承擔的責任,並時常靜思下一代的未來的環境。 (出家眾) 覺知到僧尼出家的理想只能在完全捨離愛欲時才能實現,我們承諾保持貞潔,並幫助別人保護節行。我們知道,情欲不能消除孤單和痛苦;孤單和痛苦只能通過修習慈、悲、喜、捨來轉化。覺知到性行為將完全破壞我們的出家生活,傷害他人,阻礙我們實現服務眾生的理想,我們承諾學習適當的方法照顧性能量,不壓抑或虐待自己的身體,也不把身體視為工具。我們願以尊重和慈悲對待自己的身體,承諾深觀生活中攝取的四種食糧,學習引導我們的能量,包括精、氣、神,以有充足的精神和力量實踐菩薩行。

一行禪師 2013 年佛誕訊息

一行禪師 摩訶摩耶皇后生產悉達多太子的過程十分順利。皇后原本打算返回娘家分娩,但在回家途中誕下了悉達多。回娘家途中,皇后和隨從在藍毘尼園停下來休息。當她在園中散步時,她感覺悉達多要來到這個世界了。她扶著娑羅樹,站立著誕下了悉達多。她的隨從準備好一切迎接小太子。那一刻,摩耶皇后和隨從都非常歡喜。分娩後她決定返回迦毘羅衛城,不再回娘家。幾位隨從率先回到迦毘羅衛城皇宮,宣告太子悉達多誕生的好消息。 耶輸陀羅生產羅睺羅(悉達多的孩子)時,分娩過程卻非常困難。當時所有皇室成員,包括悉達多,都非常擔憂。皇宮充滿了擔憂焦慮的集體能量。慶幸耶輸陀羅經過一段很長的分娩過程,終於誕下了羅睺羅。 耶輸陀羅懷孕時,悉達多心中充滿不安與焦慮。悉達多擁有所有的條件享受作為太子富裕舒適的生活,但他並不感到幸福。他覺察到自己心中的煩憂,亦覺察到皇室成員乃至整個國家的苦痛。他知道,作為一個政治家,他不能消除自己、家庭和他的國家的痛苦,他不相信當他成為國王後就可以做得到。耶輸陀羅知道太子心中的痛苦,但她沒有能力幫助太子消除他的苦惱。 悉達多的焦慮和痛苦影響到耶輸陀羅和她腹中的孩子,這是令耶輸陀羅難產的其中一個原因。羅睺羅出生不久,悉達多便離開了皇宮尋找心靈覺醒之道,耶輸陀羅理解並接受。 最終,悉達多修行成功,他的覺悟是人類的一大成就,好比岩士唐踏上月球邁出第一步時,宣稱他為人類邁出的這一步是現代科技與科學的一大步。悉達多為我們所有人而覺悟。他找到了幫助我們處理痛苦,培養平和幸福的道路。這條修行大道,讓我們能夠放下名利、財富、權力以及感官欲樂的繫縛,接觸到萬物不生不滅的本性。 悉達多發現真正的幸福並不是來自金錢、名譽、感官欲樂,但現在很多人卻祈求佛陀給予我們這些東西,覺得佛陀有超然的神力。人們祈求佛陀保佑免除災難,沒有太多人真正跟隨佛陀走過的修行道路。 佛陀清楚了解,幸福來自愛和理解。佛陀為我們展示愛和理解之道,讓我們生活得幸福。要建立愛和理解,我們需要修習念、定、慧。這是有智慧的佛教而不是信仰式的佛教。 現代社會的佛教大多成為一種信仰:人們不視佛陀為一位老師,而是視他為神。人們接觸佛陀,並不是為學習理解和愛,而是祈求佛陀給予更多財富、名利和成功。我們知道在佛陀的時代,佛陀的教導能為個人、家庭和社會帶來詳和安寧。佛教經歷了很多時代,隨着時代轉變,讓它能夠持續利益人類,服務社會。如果你是佛陀的弟子,你得更新佛教,淨化令佛教腐化和迷信的因素。 今天我們慶祝佛陀誕生,我建議開辦一些課程教導佛陀留下的經典,教導成人和兒童幸福地安住當下的方法。讓我們養成習慣,到佛寺不單是瞌頭燒香,而是學習正念呼吸、正念步行,培養理解和愛。只需一星期的正念修習,已能夠讓我們轉化,重建與他人的溝通。今天我邀請大家一起學習,視悉達多為老師,而不是神。我們稱呼佛陀為「本師」,要看到佛陀的美善,理解他的教導,從而幫助轉化自己、家庭和社會。

一行禪師 93 歲生辰

親愛的僧團: 過去幾天,Thay 在越南各地的出家弟子齊聚祖庭,慶祝他的 “延續日”。僧眾從附近的慈德寺(Từ Đức) 到來,尼眾從南方抵達。為了慶祝這一特別的日子,僧團在滿月禪堂舉辦了 Thay 的書展。Thay 每天都會坐輪椅出來欣賞準備工作,品味喜悅的氛圍。今天,數百人齊聚一堂慶祝,獻上美好的祝福。僧尼可以感受到 Thay 的力量、安詳、警覺和活力,以及他為慈孝寺帶來的溫暖與和諧。 這是雨季到來前的最後幾個晴天。近幾個月天氣炎熱潮濕,但 Thay 還是應付自如,也許因為這是他青年時代的氣候的緣故。(對於 Thay 的一些侍者來說,炎熱的天氣更具有挑戰性!) Thay 不時有機會到距寺院三十分鐘的海灘休息幾天。Thay 的健康狀況總體很平穩,雖然不時地面臨食欲、睡眠和身體不適的挑戰。Thay 繼續接受針灸師和理療師的定期治療,很有益處。 今年7月初,Thay 在雙語(越南語-英語)語言治療師的幫助下取得了顯著進步,Thay 與該治療師有很好的連結,他於2015年在三藩市開始幫助Thay。Thay 的語言機制仍在,但要恢復說話的能力還需大量訓練。在為期兩週的治療過程中,Thay 急切地取得了迅速的進展,但在其巨大的努力之後,他的身體變得疲憊。休息之後,Thay 表示不再繼續進行語言訓練以保存能量,在寺院裡與僧團一起。 自 Thay 去年十月剛過完生日,抵達慈孝寺參加祖師紀念日儀式已近一年。有很多值得紀念的時刻:自1960年代以後,Thay 今年二月首次在祖庭過春節;三月,正殿開始進行大規模修繕;四月,九位美國參議員的代表團正式到訪。Thay 的學生從世界各地前來表達敬意。上個月,Thay 的新兒童書作品《母雞和金蛋》和《每次呼吸,一個微笑》在越南獲得圖書獎。國際上,Thay 獲盧森堡和平獎,7月獲甘地-曼德拉和平獎。 為了慶祝 Thay 的生辰,我們於本週發佈了新的梅村網站,上面有關於 Thay 的生平的鼓舞人心的信息和對環保人士、和平締造者、教師和商業領袖的教學資源。我們也發佈了一系列有關 Thay 的新的生活照片,並在 12 本書中講述了他豐富的生命故事。那些希望深入了解的朋友可以探索他的書信、訪談和書法作品,也可以看看關於他的書籍的讀者指南。 我們知道我們是 Thay 的延續,所以我們作為僧團來到一起,支持世界範圍內改變和保護地球的努力。持地共修團網絡發出了支持學生為氣候變遷罷課的呼籲。最近,梅村的出家和在家眾參加了在波爾多為地球母親舉行的學校罷課活動,我們世界各地的許多中心一起響應這一喜悅、慈悲行動。8月,我們舉辦了有史以來最大規模的“覺醒地球”禪營,來自世界各地的 500多名年輕人聚集在梅村,其中包括來自巴勒斯坦的代表團和 10 名關注生物絕種的組織的年輕成員受贊助前來參加禪營。 我們都知道,Thay...

有關梅村禪營

我們邀請您來到梅村參加為期一週或更長的禪修營,與我們不斷成長的國際共修社群一起修行正念生活的藝術。您也可以到梅村在其他國家的修習中心體驗禪修,或者參加由梅村僧團在不同地方帶領的禪修活動。 正念生活的藝術 到梅村禪修是一個享受簡單安寧生活的機會,也是一個學習如何培養正念能量的機會,讓我們在日常生活中擁有更多的自由、平和與喜樂。這也是一個培養我們內心成長的機會,我們有時間停下來並深觀,以轉化我們個人和社會遇到的困難。 在梅村,我們學習如何將正念融入日常活動中,更深刻地生活在生命的每一刻。我們在一天的不同活動中修習—正念進食、行走、工作、靜坐或是單純地一起喝茶。 社群生活 每一位在梅村的修習者都會參加共修活動,如行禪、坐禪等,也有機會參與正念服務,如整理禪堂、打掃浴室、洗碗盤等簡單的工作,這些都是日常修行的一部分。 我們強調共修,好讓大家互相扶持,從集體能量受益,學會和諧共處。我們邀請大家參與預定的活動,為集體的修行能量做出貢獻。 停留時間 我們建議您來梅村一到兩週,特別是對於第一次到來的人。您也可以申請停留超過兩個星期。 禪營期 您可以在我們定期開放的季節來參加禪營,如春季和冬季,也可以參加特別的禪修營,如健康禪營、生態農禪營、教育者禪營或為期四週的夏季禪營。特別的禪營活動比春季和冬季更密集,參與人數也更多(有時,梅村各個村有總共超過700名修習者)。特別的禪營通常為期一週,其中包括20-30人的小組活動,每組由一位法師指導。為期三個月的秋安居主要是為出家人而設,但也是給您深入修行的機會。要了解更多,請查看禪營活動。 寺院生活 梅村是以200多名僧尼為中心的修行團體。作為修行的一部分,我們請您在梅村遵循五項正念修習中所表達的正念和道德生活的原則,來支持寺院的氛圍。五項正念修習是梅村僧團的修行基礎,為我們所做的一切事情帶來幸福和意義。具體來說,我們要求所有的禪修者不進行性行為、不吸煙、不飲酒或使用任何毒品。在梅村,我們遵守純素食的飲食習慣,請不要帶任何非純素食的食物來到我們的修行中心。 健康 許多朋友通過正念練習,減輕了焦慮和抑鬱,一般的健康狀況也得到了改善。但是,我們敦促所有的朋友在梅村修習期間繼續服用醫生處方藥物或治療。 如果您患有任何長期的精神或身體疾病,請讓我們知道,並詢問您的醫生是否適合參加我們的禪修營。請注意,我們不能提供任何專業護理。如果您對此事有任何疑問,請向我們咨詢。 哪一個村? 梅子村有三個 “村”—-一個為男眾僧團和居士,兩個為尼眾和女居士。單身男子請登記到上村,單身女子請登記到新村或下村。歡迎夫婦和家庭登記到任何一個村。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