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行禪師開示 / 僧團 ── 正念生活之源

一行禪師開示
刊於 Mindfulness Bell, 1990年一月號


我們可以為人們帶來幸福。一個人可以成為他人源源不絕、用之不竭的幸福之源 。我們越修習正念生活的藝術,便越能夠成為喜樂的泉源。這是有可能的。

不過我們需要一個可以修復身心的地方,例如禪修中心或寺院。那裏的自然景觀、建築和鐘聲,應當設計為可以提醒我們回到覺知。即使有時候我們不能夠親臨禪修中心,但只要想到那個地方,微微一笑,就可讓身心回歸平靜。

這樣的團體不需要很大,有大概十到十五位住眾便己足夠。他們身上散發出覺醒生活的成果——清新和平靜。當我們去到那裡,他們會看顧我們、安慰和支持我們,並幫助我們療癒内心的傷口。

住眾可以不時地舉辦一些大型禪修營,讓我們有機會學習享受生活的藝術,學習彼此互相照顧。正念生活是一種藝術,而這個團體是一個可以找到真正喜樂的地方。他們也可提供正念日的修習,讓人們可以和團體一起度過幸福的一天。住眾也可以舉辦一些課程,教授《大念處經》、《入出息念經》、佛教心理學以及與佛教的療癒方式有關的課程。大部份旳禪修營將是預防式的修習,修習正念以免事情變差;但也應有一些禪修營,專門為處於痛苦的人們而設。只是,這些禪修營三份之二的參加者應該是健康、幸福的人,不然很難成功。

修習與家庭和團體內各人的幸福快樂息息相關。我們不止在禪堂內修行,也在廚房、院子、辦公室和學校這些日常生活的場所裡修行。我們該如何將修行融合到日常生活當中,從而讓日子過得幸福快樂呢?

僧團是生活在和諧覺醒中的團體。當你和你的家人在一起的時候,若你能修習微笑及呼吸,若你能看到自己和你的孩子們內在的佛性,那麼你的家庭便成為了一個僧團;若你家裡有一個小鐘或磬,這個鐘或磬也成了僧團的一部份,因為它幫助你們修習;若你有一個坐墊,這個坐墊也成為了僧團的一部份。有很多東西幫助我們修習,空氣幫助我們修習呼吸。如果你家附近有公園或河岸,你可以享受修習行禪。你要去發掘你的僧團。邀請朋友和你一起修習:修習茶禪、坐禪或行禪。這些嘗試可以幫你在家中建立一個屬於自己的僧團。僧團可以讓你的修行更容易。

幸福快樂的日常生活是團體的基石。在梅村,孩子們是大家關注的中心。每一位成人都有義務令孩子們幸福,因為我們知道,如果孩子們幸福,大人們也比較容易開心。過去都是大家庭,除了核心家庭成員外,叔叔、嬸嬸、祖父母和堂兄弟姊妹都住在一起。房子被樹木圍繞着,樹下可以掛吊床或組織野餐。在那個時候,人們沒有我們今天所面對的問題。今天,我們的家庭很小,除了父母親,就只有一兩個小孩。當父母有了問題,整個家庭都會受到影響。家裡的氣氛變得沉重,沒有可以躲避的地方。有時候,孩子會把自己鎖在浴室裡面,只為讓自己一個人呆一下。但沉重的氣氛會慢慢滲進浴室裡,最終仍無處可逃。痛苦的種子從此伴隨着這個孩子成長,他永遠也不能感受真正的幸福了,這些種子也將傳遞給他的下一代。

過去,當父母有問題的時候,孩子們可以在其他長輩,像叔叔或嬸嬸那兒躲一下。他們依然有可以仰仗的長輩,氣氛也沒那麼可怕。我想,正念生活的團體可以代替以前的大家庭,因為當我們去到這些團體,我們會看到很多像叔叔、嬸嬸、及堂兄弟姊妹那樣的人,這對我們有很大的幫助。

你知道當老人們要和子孫分開住的時候,他們很難過。這是其中一樣我不太喜歡西方的地方。在我的國家,老人們有權跟年輕人住在一起。給孩子們講童話故事的是祖父母們。當人老了,皮膚都是皺紋,變得又冷又乾,老人抱着孫子孫女們是非常大的喜悅,很溫暖,很柔軟。當一個人老了,他或她最深的願望就是可以抱一抱孫子或孫女。他們早盼晚盼,當聽到他們的女兒懷孕了,他們真的是幸福極了。現在,老人住的地方只有其他老人,家人每個禮拜只來一次簡短的探訪,探訪後,老人們感覺更傷心。我們要想辦法讓老人再次和年輕人一起生活。這會讓大家都非常幸福。

一個正念生活的社區,應該座落在郊外一處美麗的地方。今天,在很多城市,你看不到很多樹木,因為它們都被砍掉了。我想像,有這麼一個城市只剩下一棵樹了,而我相信這離事實也不遠了(我不知道是什麽樣的奇蹟讓這棵樹存活下來)。由於和大自然母親隔絕,很多城市的居民開始有心理困擾。過去,我們生活在林木中,坐在吊床上,現在,我們住在水泥做的小盒子裡,呼吸着不乾淨的空氣。然後我們生病了,不只是身體生病了,心也病了。

我想像這個城市裡有一位醫生,他理解為什麼每個人都生病了。每次有人找他的時候,他會說:「因為你和大自然母親隔絕,所以你生病了。」然後他給了這樣一個處方: 「每天早晨,坐車到市中心那棵樹那裏,然後做擁抱樹木的修習。擁抱着那棵樹,吸氣,心裡說:『我跟我的母親在一起。』接着呼氣,心裡說:『我很幸福。』看著葉子嫩綠,享受樹幹散發的清香。處方是花十五分鐘呼吸和擁抱樹木。病人做了三個月後,感覺好多了。醫生有很多病人,他給每個病人同樣的處方。

因此,我想像城市有公共汽車專門載人去那棵樹那裏,人們在那裡排着隊,等候做擁抱樹木呼吸練習。但是隊伍有數英哩長,等久了,人群開始躁動、不耐煩。他們要求頒佈新的法例,限制每個人只可以擁抱樹木一分鐘。然而,一分鐘不足以有效,因此這個社會集體的病就沒法可治了。如果我們不能正念地覺知當下發生的事情,我擔心我們很快會面對這樣的處境。

當我們修習正念生活時,我們覺知日常生活中每一個當下發生的事情。當我們把香蕉皮丟到垃圾裡的時候,我們知道這是一塊香蕉皮,它會很快分解,成爲花朵。但是,當我們把塑料袋丟到垃圾裡時,我們需要知道這是一個塑料袋,覺知到「我正在把一個塑料袋丟到垃圾桶裡」,這是禪修。如果我們修習正念,我們將避免使用塑膠製成品,因為我們知道它們要花更多時間分解進泥土,才可以變成花朵。我們知道一次性尿布需要四至五百年才能分解,所以我們避免使用它們。核廢物是最難處理的一種廢料,需要二十五萬年才可以成爲花朵。我們正在把地球變成一個下一代難以存活的地方。

和朋友們一起修習正念,讓我們可以連接生命中療癒的部分。當我們正念地吸入清新空氣時,我們在自己之内,也在我們的朋友們和社會之中播種了療癒的種子。當我們微笑時,我們覺知到和平與喜悅。正念生活的團體對培養這些修習非常重要。

加入對話

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進一步了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

0 Sharings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
隱藏 記錄

What is Mindfulness

Thich Nhat Hanh January 15, 2020

00:00 / 00:00
展示 隱藏 記錄 關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