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iew this website in

100年後地球上也許沒有人類了 (第一部分)

來源:《生態學人》(英國),2012年3月22日,湯姆·萊維特撰寫(Tom Levitt)

the-ecologist logo

一行禪師向《生態學人》講述了生物多樣性的喪失,以及我們為何不應對人類的脆弱性感到絕望

一行禪師回答有關問題錄像(附繁體/簡體中文字幕)

你認為人類能避免全球生態崩潰嗎?還是我們正在把自己推向崩潰?

國家野生動物聯合會告訴我們,每天有100種動植物物種因森林砍伐而滅絕。物種滅絕每天都在發生。一年內可能有20萬物種即將滅絕。這是正在發生的事情,而不是未來的問題。我們知道,2.51億年前,巨大的火山爆發導致了全球變暖,造成了地球歷史上最嚴重的物種大滅絕。全球氣溫上升6°C足以使95%的物種滅絕。全球變暖已發生在2.51億年前,因為火山爆發,地球上95%的物種消失了。

現在,第二次全球變暖正在發生。這一次是因為森林砍伐和工業化,人為導致的,也許100年後地球上就不再有人類了,僅僅100年。在地球上95%的物種因大滅絕而消失後,地球用了1億年才恢復地球上的生命。如果我們的文明消失,另一個文明需要一段時間才能重新出現。火山爆發時,二氧化碳聚集並產生了溫室效應。那是2.51億年前。現在二氧化碳的累積來自我們自己的生活方式和我們的工業活動。

如果氣溫升高6°C發生,95%的物種將會滅絕,包括智人。所以我們必須學會用我們的吸氣和呼氣觸摸永恒。物種滅絕已發生過數次。大滅絕已發生了五次,這一次是第六次。根據佛教傳統,無生無滅。在滅絕之後,事物會以其他形式重新出現,所以你必須深深地呼吸,承認我們人類也許100年內將在地球上消失的事實。

你必須學會接受這一殘酷的事實,不被絕望壓倒。解決之道是學會如何在當下觸碰永恒。我們一直在談論環境,仿佛它是與我們不同的某種東西,但我們就是環境。非人類元素是我們的環境,但我們就是非人類元素的環境,所以我們與環境是一體的。我們就是環境。我們是地球,而地球有能力恢復平衡,有時許多物種不得不消失是為了恢復平衡。也許是洪水,也許是炎熱,也許是空氣。

世界各地的城市人口都在增長。如果轉向城市的物種增加,會失去什麽?

城市生活和農村生活緊密相連,因為要養活城市,所以農村改變並被很多東西污染了。為了給城市提供食物之類的東西,農村不得不使用大量的抗生素和殺蟲劑。

所以農村對我們來說不再安全。即使回到農村,但繼續同樣的消費,也不是解決之道。無論你在城市還是農村,我們都在失去很多,即使在農村,我們有更多機會接觸自然,接觸大地。在農村修習接觸大地,我們更容易聽到自己的聲音,但農村正因城市而失去自己。

大多數環保人士將我們面臨的問題縮小到兩個議題:過度消費和人口過剩。您的立場是?

我們當然應以減少地球物種痛苦的方式消費,這是非常清楚的。但也必須減少人口,出家為僧是減少人口的方法之一,所以我呼籲你加入我們,成為一名僧人。如果你能創建小社群,建立學校,照顧其他夫婦的孩子,那麽你就不會想要自己的孩子。基於我自己作為一名僧人的體驗,我沒有剝奪自己生命中的任何東西。我擁有很多。雖然我沒有血緣的孩子,但我感覺自己有很多孩子,他們給了我很多喜悅和清新。我認為你應在兩個層面上行動——減少消費,減少人口,這是可能的。我們不需要剝奪自己的任何東西,包括生命中的孩子。

你選擇的生活方式中最困難的部分是什麽?

我不認為自己因為選擇出家而失去了任何東西。事實上,我喜歡出家生活。例如,當我們遵循素食飲食時,我們很高興,因為我們可以這樣做。遵循素食並不會讓你受苦。你不會因為不吃肉而感到痛苦。不吃肉是很幸運的,因為你不必為了生存而吃其他物種的肉。你可以通過進食來保護生命。你必須學會以保護地球、減少眾生苦痛的方式進食,所以吃素可以是種巨大的樂趣,尤其當你懂得如何烹飪時。我們製作了一本食譜,告訴人們吃素會帶來很多樂趣。

我們已經了解到,出家生活比在家修行容易得多。作為一名僧人,你住在僧團裏,跟隨僧團坐禪,行禪,按時吃飯,很容易。最容易學的事情就是成為一名僧人。我們不剝奪自己的任何東西,我們在一起有很多喜悅,有時間建立兄弟姐妹情誼。愛情的喜悅無法像兄弟姐妹之情那麼長久。我們的建議是,我們不應繼續湧入城市,而應試著在鄉村創建社群。

你可以創建一個在家社群,並且不一定是佛教團體。共享汽車和拖拉機。社群中孩子們的存在是非常美妙的,而你不必成為一位母親或父親才能享受孩子們的存在。

我16歲出家為僧,我不覺得自己受苦,因為我有很多靈性的孩子和在家孩子。在社群中,即使你沒有孩子,也可以將其他夫婦的孩子視作自己的孩子,你們可以建立自己的學校,共享公寓、房子。住在一個擁有100-200人的社群裏,你更少地使用汽車,因為有社區汽車。你們可以共享冰箱、拖拉機,一起建一個花園、學校或公園,共同照顧其他夫婦的孩子。

您如何吸引年輕人追隨您?

我們完全不試圖吸引年輕人跟隨,他們只是到來,因為當他們來我們的道場,參加禪營,看到這裡有兄弟姐妹之情,而這是我們生命中最需要的東西。許多年輕人經歷了浪漫的愛情,遭受了痛苦,當他們來到我們的道場,看到了兄弟姐妹情誼,我們可以成為自己,可以通過兄弟姐妹之情的能量得到滋養。

所以創建一個社群,建立兄弟姐妹之情作為滋養是非常重要的事情。你可以投身於此。與其去大城市,不得不呼吸那種被污染的空氣,我們可以組織起來,這樣你就能在鄉村創建許多社群,並試著以保護地球母親、保護環境的方式生活。我們可以一起工作,你可以使用自己的才能服務社群,建立手足情誼——一種替代的生活方式。

因此,如果年輕人來到我們身邊,不是因為我們提供的,而是手足之情產生的喜悅和幸福。我們的日常修習是在手足情誼中產生愛的能量。應有一個能產生兄弟情誼、自由和友愛的政黨。我們知道兄弟情誼很重要,但我們不懂得如何產生友愛。如果有一個政黨懂得如何產生友愛,那我們會加入那個政黨,但很多人只是談論它。建立像這樣的小社群,我們將真正產生手足之情的能量。年輕人能夠看到這一點,許多人因而投身於此,以產生你無法從超市買到的能量。

閱讀訪問第二部分

英文原文: Read on The Ecologist’s website.

加入對話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進一步了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

隱藏 記錄

What is Mindfulness

Thich Nhat Hanh January 15, 2020

00:00 / 00:00
展示 隱藏 記錄 關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