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iew this website in

然後還有正念步行的練習。 在練習行走時,我們也停止思考。 如果我們在走路時思考,我們並不是真的走路。 在步行期間,我們將注意力集中於步伐,協調我們的呼吸與步行。 當然,當你把注意力集中在你的呼吸和你的腳步時,你是一個自由的人。 你是一個自由的人在這個星球上行走 ,你享受每一步。 當我們和僧團一起行走時,我們不應該走得太慢。 單獨時我們可以練習慢步行禪,但與僧團一起時,我們必須正常行走。 吸氣,你可能想走兩三步,你可以說:「我已經到了,我已經到了。」我已經到達此時此地,生命存在之地。 我到了,意味著我不想再跑了。 我一輩子都在跑, 現在我決定適當地生活:每一步都帶我回家,回到此時此地,我因而能夠深入地觸及生命。 我已經到了 , 這意味著我不想再跑,要 到達的目的地就是此時和此地,真正生活成爲可能的地方。 我的身體在那裡, 宇宙在那裡, 春天到了 。 關於生命的一切都在那裡。 我已經到了,我已經到了。 然後當你呼氣時,你可能會走三步或四步。 通常你的入息比出息短一點。 所以,當你吸氣,你走兩步,呼氣你走三或四步。通常, 你呼氣時,走的的步數比較多。對我來說,當我吸氣時,三秒鐘,我呼氣,五秒鐘。

當我吸氣,我走三步;呼氣,我走五步。 當我吸氣時,四秒鐘;呼氣時,我用六秒鐘。 五、八;六、九 。 有些時候,一個吸氣可以持續 10 秒,呼氣可以持續 15 秒。有時候是12和18秒。 如果你這樣呼吸,一分鐘只足夠兩次吸氣和兩次呼氣。 特別是在坐著時,有時你可以達到吸氣,12 秒,呼氣,18 秒。 如果你有一個時鐘,那麼它可以有幫助。 你可以在呼吸時有一個時鐘,用時鐘的聲音,「滴答」「嘀答」。 走路也是如此 。吸氣,你可以從兩步開始:「我已經到達,我已經到達。」當你呼氣的時候:「我在家,在家,在家」。 至關重要的是,你有在家的感覺。 這不是一個聲明,這不是一個口頭聲明, 这是一个實踐。 當你呼氣,踏出一步,你說:「我在家」,這意味著我不用再跑了, 我的家就在此時和此地。 根據 佛教傳統,我們了解到過去不再存在,未來還不存在,只有當下讓我們存在。 因此,家的意思是,此時此地,在此所有生命的奇跡都存在,你的身體也在此。 所以我到了,我到家了。 對於初學者來說,他們可能喜歡單獨練習慢步行禪。 他們可能吸氣,走一步,然後他們說:「我已經到了」。 他們必須投入所有的身心去走這一步,才能真正百分之百到達。

你不能百分之百到達此時此地,除非你投入全部的身心。 如果你還沒有百分之百到達,留在那裡,不要再走一步。 停留在那裡,呼吸,直到你確信自己已經百分之百到達,然後你微笑,勝利地微笑,你再走另一步。 但只有當你獨自一人時,才能這樣做。 當你與其他人同行時,你這樣會造成交通堵塞。 而且你不需要有人告訴你,你是否已經 100% 到達。 你知道,當你到達時,你在此時此地感覺很舒服,在此時此地你感到滿足。 你不需要再跑了, 你已經實踐了「止」(Samatha),你知道。 這會立刻為你帶來安詳和幸福。 只是一步。 這樣走的時候,你可以每一步都到達。 你 不是在尋找存在於未來的東西。 你是在此時此地接觸到上帝的國度, 你接觸到佛土,因為你的身體已是一個奇蹟,在你周圍的一切都是奇蹟,在此時此地,你完全滿足。 你在家 了,你就是家,你已經到了。 所以,行禪是享受回家,回到此時此地,享受那一刻,接觸到生命的奇蹟。 當你和一班人一起做同樣的事情時,你得到了僧團集體能量的支持,行走變得更加容易。 每一步都是愉快的。 這樣行走,你令這個地方當下成爲神的國度,佛的净土。

如果你是初學者,你可以充分利用僧團的集體能量來走路或坐下。 你 可能想將注意力集中在雙腳。 你會意識到你的腳和地面——大地母親之間的接觸。 走路時,你就好像用你的腳和愛親吻大地母親。 你知道大地之母帶給了你生命,她也將歡迎你回去,並再次賦予你生命。 那樣行走,像親吻大地,享受當下的時刻,每一步都是療癒,療愈在 每一步; 每一步都是滋養, 每一步都是奇跡。 唐代臨濟禪師說,奇蹟不是在水上、在火上或在空中行走,奇蹟是在地上行走。 活著,在地球上行走是非常大的樂趣,是個奇跡。而我們每個人都能實行正念走路的奇蹟。 我們享受每一步。 有 些人在太空實驗室逗留了六個月,當他們回到地球這個家時,他們非常享受在地球上散步。 所以,只是走路就可以給與我們很多樂趣。 我們有些人,能夠用行走療愈自己。 每一步都是奇蹟, 每一步都是療癒, 每一步都是滋養。 「我已經到了,我到家了。」我已經到達,意思是,我在此時和此地,因而,在這裏,「此時」和「此地」是同一樣東西。 「我是安穩的, 我是自由的。」這意味著呼吸,邁出了一步,我安住在此時此地。

我不被過去或未來拉走,我是安穩的, 因為我安住於此時此地。我是一個自由的人,從對未來的憂慮和不確定解脫,從對過去的追悔和悲傷解脫,從我的工作項目中解脫。 我因而作為一個自由的人在行走。 我很安穩,我享受此時和此地。 這樣行走,你會享受美麗的星球,佛的淨土,或神的國度。 你可以走得更遠, 接觸到終極的面向。 「在終極層面,我安住。」稍後,我們應該討論如何在此時此地接觸到終極面向。 但是,你現在已經可以說,隨著正念呼吸,正念走路,你可以接觸到在此時此地存在的生命奇蹟。

你的身體是生命的奇蹟, 外面的樹木是生命的奇蹟。 陽光,一切 ,地球和太陽,星星,它們都是奇蹟。通過呼吸和行走,我們可以接觸到這些奇蹟。 這都可以在此時和此地做到。 這非常清楚,非常簡單。 我們需要充分利用僧團的集體能量去做到這一點, 總是回到此時此地,連接到生命的奇蹟。 我們用來做到這一點的能量是正念,專注力。 當你踏出一步,可以帶你回到此時此地,你能夠釋放一切,與生命的奇蹟連接,與地球這個星球連接,你成為一個自由的人(此處英文有誤:person 變了 press)。 踏出一步,你能獲得多少自由? 你知道,有可能有一種方法能夠衡量你的自由度,當你呼吸,或當你踏出一步。

但有一件事你能夠知道,你越正念,你越集中注意力,你將會越自由,越享受當下的時刻。 只是 通過修習正念呼吸,正念安坐,正念行走,就可以產生喜悅的能量,幸福的能量,以及和平的能量。


隱藏 記錄

What is Mindfulness

Thich Nhat Hanh January 15, 2020

00:00 / 00:00
展示 隱藏 記錄 關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