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iew this website in

來自一行禪師越南弟子的悼詞

白蓮象徵無限維度,菊花是老師最愛之花

親愛的老師,

今早天氣美好而涼爽,陽光明媚,空氣宜人。妙湛尼舍前往祖庭的山坡上開滿紫色的花。每當踏上這條小徑,我們感到如此幸福,安於每一個腳步和每一次呼吸。我們只是走路,無需抵達何方,知道老師還在那兒,我們就要見到他了。我們走得緩慢而安詳,因為我們踐行著老師的教導。我們感到與老師攜手同行,儘管我們從未像師兄師姐們那樣與老師如此行走過。

我們是您年幼的弟子,曾經只是通過您的書籍或佛法開示來了解您。我們知道您遠在他方,不敢想像有一天能見到您本人,但我們發願跟隨您走這美麗之道。然後,超出我們最大膽的想像,我們竟有幸在您身邊,並幫助照顧您三年多。記得那天聽到您要回祖庭的消息,我們激動不已;前來祖庭為您的到來做准備,是巨大的喜悅。

我們始終記得您回到祖庭的第一天——祖庭從未那麼歡喜,匯聚那麼多人。直到那時,我們才意識到我們有這麼多師兄師姐。他們從世界各地前來看望您。有時,我們一直在做飯,但依然不夠吃——那麼多親近的朋友和弟子們前來表達敬意。雖然我們很忙碌,但非常幸福快樂。自從您回來後,妙湛變得更加安適。每天清晨和夜晚,我們都能在滿月禪堂聽到晨誦和晚誦。有一次,行禪到諦聽禪舍時,您出現在我們面前,我們能夠加入您,正念地邁出腳步,覺知自己正行走於淨土——踏在我們的心靈祖先、祖師和您的腳步上。這塊土地已印下我們所有祖先和您的足跡,不是嗎?您帶著我們繞行半月池——當您還是沙彌時,有一次心滿師弟坐在那裡為四姨剝菠蘿蜜;您也曾坐在那裡聆聽禪堂傳來的強有力的唱誦聲。在《追逐太陽的小水牛》一詩中,您說,如果有一天回來,您將帶著弟子們參觀寺院的每一個角落,向我們展示您曾經作為一名沙彌是如何生活的——您做到了。在您身邊漫步,我們深信,即使再過二十年、三十年、一百年甚至更久,您依然會信守諾言——當我們更年輕的兄弟姐妹們參觀祖庭的每一個角落時,您仍會陪伴左右。

有些日子,當天氣不錯時,我們可以和您一起在禪舍周圍散步,推著您的輪椅,唱歌,坐在您身邊。只要您的健康允許,您就會去參觀師父的精舍,而我們能夠陪伴您。您的眼睛明亮,臉上洋溢著喜悅,每次您都會舉起手,以最大的敬意向師父鞠躬。儘管您已經上年紀,但在我們的印像中,您在祖師精舍前再次成為了沙彌逢春。當沙彌逢春照顧師父吃飯時,會為師父采桂花泡茶,或從老楊桃樹上摘下水果來供養參訪師父的重恩長老。在師父精舍,您會欣賞您在西貢訂制的師父的刺繡肖像——整座寺院看到您的供養,該多麼歡喜。然後您會慢慢地凝視精舍裡的物品,仔細恭敬地看著,就像您回來的第一天那樣。您以無聲而自然的方式將您對師父和心靈祖先的愛和尊敬直接傳承給我們。

有時,您也會探訪妙湛,將這裡變成歡喜的節日。我們輪流推著您的輪椅,握著您的手或坐在您身旁。您在周圍慢行,探訪齋堂或尼舍。您的關愛溫暖著我們的心,每當我們想起,便感到滋養。您的歸來讓我們品嘗到師徒之愛的美。

許多來自全國各地或世界各地的出家眾和居士們,無論年輕還是年長,都有一個願望:希望此生至少能見到老師一次,即使只是遠遠看上一眼。他們在寺院修習行禪,然後向您的所在之處頂禮。有時,碰巧遇到您在寺院散步,他們會感到非常幸運,幸福的淚水不停流下。您會握著孩子們的手或拍拍他們的頭,而他們的父母則在一旁喜極而泣。您以愛和無分別待每一個人。

有一次,我們看到您握著一位過往學生的手。那位曾經十四歲的學生現已滿頭銀發。印光佛學院、青年社會服務學院曾經的學生來了,報國佛學院過去的同仁也來了。我們知道,您也在教導我們珍視、培育和加強我們與兄弟姐妹和老師之間的連繫。

老師在這裡,我們每天都盼望來到您的禪舍,哪怕只是做諸如掃地或整理等微小之事。每次和您一起吃飯,我們的幸福無法用語言形容。您坐在椅子上,面對飯食,而我們坐在您前面。在您合掌進行正念進食觀想之前,您總是會先看看我們的碗裡是否有食物,如果沒看到食物,您會以眼睛和手勢詢問:“你們的食物在哪兒?”然後我們趕忙找些東西——一塊水果或一盒豆漿——這樣您就不用等我們和您一起用餐了。如果我們沒有東西吃,您總是拒絕開始吃飯。您拿起勺子,取食物,仔細地看著,然後指著我們的方向,仿佛在說:“好胃口,親愛的(Bon appetit, my dear)。”然後您拿起勺子,非常正念地進食和咀嚼食物。每一個動作、每一勺飯都充滿覺知。您會不時地望向窗外,欣賞綠意,或是對我們微笑。您通過眼睛和我們交流了如許多。飯後,您會喝一杯瑪卡奶,每一口都咀嚼18次再吞咽。您在一次佛法開示中分享了您如何修習在吞咽前咀嚼水或奶。我們無法理解這是怎麼做到的,直到親眼看到您緩慢而輕松地咀嚼液體。每當我們先吃完飯,您總是分享我們更多的食物。有時,您負責做飯的侍者會擔心地說:“親愛的老師,師弟師妹們已經飽了,請您多吃點東西。”然而您還是繼續分享食物。我們從未想過能和您一起吃飯,坐的離您這麼近,由您給我們食物。老師的食物總是既營養又美味。坐在您身邊,我們所有的悲傷都煙消雲散,只剩下安詳和喜悅。回到住處,我們感到飽足——不只是因為食物,也來自愛。我們感恩老師教導我們關於正念進食的一切。

有些日子,您沒有胃口,您會看著盤裡的食物,過了一會兒,您邀請我們吃飯,然後將整個盤子遞給我們;或是有些時候,您望著窗外,看到學生們在外面為您加油,您會至少吃口食物或喝杯奶。我們非常感恩老師出於對我們的愛和關懷而這樣做。

有時,我們看到一位侍者和您交談了很長一段時間,而您聚精會神地聽著,眼裡充滿慈悲,我們感動不已。後來,我們聽到那位侍者師兄講述,老師曾多次指著他的腹部,他明白,老師在鼓勵他練習腹式呼吸,這樣他就不會被自己的思緒帶走。他當時的出家生活正經歷一段艱難時期,通過修習腹式深呼吸,他得以克服困難。我們非常感恩老師教導我們如何修習諦聽。

親愛的老師,自疫情開始以來,我們不能再進入您的禪舍。我們仍可以在外面打掃,偶爾透過窗戶看到您。您休息的方式如此莊嚴而安詳。我們可以在窗外為您唱歌或和您一起用餐。吃飯時,有時您會停止咀嚼,看著我們每個人。我們非常感恩老師教導我們如何為我們愛的人全然存在。

親愛的老師, 有一次,一位醫生飛來看望您,您能非常清晰地說出一些單詞,這對她來說非常鼓舞,但之後,您對她微笑,感激地摸了摸她的頭,拒絕繼續進行語言治療。我們和醫生立刻明白,您覺知著自己的限度,以及您希望優先考慮的——您想保存能量,節省精力,為年輕僧眾而存在,尤其是那些尚未有機會花時間和您在一起並接受您的直接傳承的人。有時,我們不想在修習中成熟,這樣您就可以和我們在一起很久,但我們知道,三年零三個月已經很多。所有醫生都驚嘆於您的韌性。過去三年零三個月是一個傳奇,不僅對我們這些年輕弟子,也對遠近的每個人。您教會我們當下即永恆。您眼裡的光,握著您的手、照顧您、陪伴您在祖庭行禪、從遠處凝望您的時刻——我們從您這裡獲得了如此多機會。我們發願滋養這些記憶,使這些短暫時刻在我們心中成為永恆。

我們知道我們會非常想念您。我們承諾,當我們想念您時,我們會記得回到正念呼吸和正念腳步,這樣,您立刻就能和我們在一起。回到正念呼吸和正念行走之家,我們會立即看到您存在於我們每一個兄弟姐妹和每一個在家朋友之中。我們承諾培養兄弟姐妹情誼,以值得您的愛。我們將帶著您和我們所有人一起走向永恆的未來。我們知道,您對我們有信心。

我們在慈孝祖庭謙卑地在您面前頂禮,以最深的感激。

您的年幼弟子(妙湛的年輕尼眾)

老師的延續 —— 在越南剛出家的僧尼。梅村的幾個國際修習中心均在追念一行禪師的八天儀式中舉行了剃度儀式。

Keep Reading

加入對話

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進一步了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

0 Sharings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
隱藏 記錄

What is Mindfulness

Thich Nhat Hanh January 15, 2020

00:00 / 00:00
展示 隱藏 記錄 關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