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iew this website in

寫自馬丁·路德·金遇害後的信

一行禪師在得知馬丁·路德·金遇害消息後的第二天早上,給他們的朋友拉斐爾(雷)·古爾德(Raphael (Ray) Gould)寫了這封信。雷是唯愛社(Fellowship of Reconciliation, FOR)和國際良知越南問題委員(International Committee of Conscience on Vietnam)的理事之一,金博士和一行禪師都是這兩個組織的成員。

1968年5月4日

親愛的雷,

昨夜未眠。我試著通過唯愛社的李(Lee)聯繫你,但綫路不通。

他們殺死了馬丁·路德·金,殺死了我們。

恐怕暴力的根源是如此深植於這個社會的心靈、思想和行為方式中。他們殺了他,也扼殺了我的希望。我不知該說什麽。

這個國家孕育金,卻不能保存金。你們擁有他,又不復擁有。我為你們難過,為自己,也為我們所有人。

得知他遇害的消息後,我為他祈禱。然後,我對自己說:你不必為他祈禱,他不需要。你要為自己祈禱。我們必須為自己祈禱。

雷,我最後一次見到他是在日內瓦,和平於世 II 的會議上。那天早晨,我在他的房間吃早餐,討論當時的情況。我們享用了炒鷄蛋、烤麵包和茶。我告訴他:“馬丁,你知道嗎?越南的農民知道你一直以來爲幫助這裏的窮人和停止越南戰爭所做的。他們視你為菩薩。”

菩薩,一個試圖爲了他人的解脫而工作的覺有情。他未發一語,但我知道他很受感動。

今早,我感到些許安慰,因爲記起了我曾這樣對他説。

雷,把我們與他在一起的照片發給我。我想再次看到他臉上的表情——1966年夏天,當我們在芝加哥見面時,他對我說:“我覺得有必要做任何事情幫助停止這場戰爭。”他當時給我留下了深刻印象。今早我感到自己不能承受這一損失。

雷,把我們與他在一起的照片發給我。我想再次看到他臉上的表情——1966年夏天,當我們在芝加哥見面時,他對我說:“我覺得有必要做任何事情幫助停止這場戰爭。”他當時給我留下了深刻印象。今早我感到自己不能承受這一損失。

兄弟,
一行

1966年5月31日報紙刊登一行禪師、馬丁·路德·金和拉斐爾(雷)·古爾德的合照

加入對話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進一步了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

隱藏 記錄

What is Mindfulness

Thich Nhat Hanh January 15, 2020

00:00 / 00:00
展示 隱藏 記錄 關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