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念錦囊 / 在失去與憤怒中尋找慈悲和自由

慈嚴法師( Sister Từ Nghiêm )
2020年5月24日 法國梅村新村開示

今天,我們在梅村新村,與大家同在線上。我們為你在此。知道你在那裏,在那裏的某處,我們很幸福。地球邀請我們與她一起享受春天,她手中滿是春天的花朵,送給我們,贈予我們鮮花的清新和美麗。我們可以回到自己,說:「吸氣,我看到自己是鮮花;呼氣,我感到清新。」春天的花朵包含了陽光、露水、泥土、空氣,還有讓鮮花顯現的種子。鮮花是生命的奇蹟。春天,當我們活在當下此刻時,我們有很多時刻欣賞它的美麗。我們聽到鳥兒歌唱,陽光佈滿天空,細雨滋潤樹木和植物,讓它們靜靜地成長,準備夏天的到來。

在法國或其他一些國家,疫情封閉期後,可以看到人們能夠再聚在一起的喜悅。封閉期結束以後,我們有自由的感覺。我們能自由地在外面走動,去我們想到的地方,體驗每一步,帶着安樂行走。我們可以在路上或人行道上步行,向那些經過的人點頭微笑。我們享受這些珍貴的時刻,在此時此地全然活着。

我們能夠自由微笑

為了保護健康和防止新冠肺炎傳播,法國部分地區和其他國家依然遵守封鎖限制。然而,在這些地方,自由仍可以存在,我們有自由去微笑,有自由去歌唱。事實上,過去兩個月,差不多整個歐洲都封鎖了。在意大利和西班牙,每晚八時左右,有些人會走出露台表演音樂,歌唱「一切都會好起來」。我們能夠自由微笑,回到自己内在,通過電話交談,向我們愛的人傳遞愛意。無論我們去往何處,即使留在屋內或我們生活的小空間,我們仍能邁出和平自在的步伐。

自由非常珍貴。如果你把鳥兒困在籠裏,牠會想要自由,嘗試離開,所以我們得到的自由是很美妙的東西。我們的老師Thay有一本寫給沙彌的書,叫做《步入解脫》,邀請我們更簡單地生活,在正念修習和威儀中獲得自由。

但我們知道,有一種自由,令自己和他人受苦。新冠肺炎病毒是自由的,完全自由。它讓自己有方法留在人體的細胞之中,自我繁衍。結果,人類的身體病了,有數以萬計的死亡。因此,我們要檢視自由,看看這些自由是帶來健康快樂,還是導致痛苦甚至死亡。這是我們需要思考的有關自由的議題,並深入檢視我們生活中有關自由的方面。

簡單生活,有足夠時間與我們愛的人在一起,表達我們慈悲和關心,這方面的自由會帶來幸福。我們希望滋養這些種子,以修習者的方式滋養它們。當地球上的人類被封鎖時,我們知道這星球上的動物享有了前所未有的自由度。我想與大家分享關於這些生命在沒有人類的情況下所發生的。

動物享有前所未有的自由度

街道上沒有了車輛,城市很平靜,海洋和海岸很寧靜,天空是蔚藍色的。鳥兒在天空中飛翔,鹿兒在森林裏平和地遊蕩,有些動物卻去到了城市,因為牠們看不到人類:一群野羊在北威爾斯的村莊行走,豬在巴黎的街道上踱步,袋鼠在澳洲阿德萊德市跳來跳去,加州三藩市有土狼出現。據報道,美國美國南卡羅萊納州有鱷魚走進商店,西班牙巴塞羅那有野豬出現,加州摩拉維亞有一隻熊出現,在南非克留格爾國家公園,獅子家庭和初生的小獅子躺在曾經是車輛的必經之路上午休。鯨魚和海豚在近海岸游動,數以百計罕見的小烏龜在泰國和印度孵化出來,這種小烏龜已很少出生了。我可以分享更多的事件:在以色列特拉維夫的停機坪,即機場的跑道,有鵝和小鵝走來走去。在我們新村,我們看到黑鳥在草地上行走,這是第一次,因為我們通常聽到牠們在樹上歌唱,現在牠們覺得安全了,日夜都可以在草地活動。

人類不在場的一個不幸之處,是很多動物之前依賴遊客餵養,現在因為沒有遊客餵養而缺乏食物。有些國家在疫情初期造成了動物界的飢荒,有志願機構照顧被遺棄的動物,餵養牠們,這些愛和慈悲因疫情而出現。

在這段時間,我們可以用行禪的修習來滋養自己。Thay教導過,行走時,我們修習:「每一步我感到滋養。每一步是滋養,滋養我的幸福和自由。每一步都是滋養,每一步都是療癒。」如果我們生病或是力量不足,行禪可以給與我們力量,療癒我們的身體。

Thay分享過行禪和正念呼吸療癒了一個男孩在他母親去世後患上抑鬱的經驗。每一步都是療癒。行走時,我們不思考,而是享受在大地母親行走的每一步。每一步都是自由,每一步都是和平,我們自在地享受當下一刻。行走時,我們真正到達此時此地,雙腳在大地上留下美麗的腳印。每一步都是滋養,每一步都是療癒,每一步都是自在與和平。

我們可以藉着此刻感受另一種自由,就是回到自己。正念呼吸,能創造內在的

自由,沒有人可以拿走我們呼吸的自由。Thay有一首美麗的詩 ——「和平的清晨」,談及行禪,在大地、草地上正念步行:

我的雙腳作出承諾
擁抱每一個清晨
接觸當下的平靜安詳

有時候我們感受不到平靜安詳,尤其當我們為過去所困,為過去發生的事情後悔或悲傷,希望事情會不一樣;又或者我們為未來的擔憂所困,總是有很多緊張、不安、不確定,這兩種情況,讓我們容易迷失於過去或未來。

我們知道,新冠肺炎影響了整個地球,超過213個國家受病毒感染,逾500萬人確診。可幸的是,已有200萬人康復了,但很多人已經死亡,相信有超過353,000人因新冠肺炎死去。在這樣的非常時期,我們看到很多人打開自己的心,給予這個世界慈悲和慷慨。沒有工作、沒有錢買食物的人,會有慈善機構給予他們的家庭食物,只要去到指定的地點,告訴他們你家中有多少人,他們會贈給你食品雜貨。

獻出愛心帶來快樂和信心

一些國家派出醫護隊協助其他國家,為有需要的國家送上醫療設備,甚至歐洲的獸醫組織亦捐出及借出設備、醫療物資、口罩、手套、醫藥。在法國,有5,000名醫生和獸醫自願到前線幫忙。獻出愛心和關懷帶來快樂和信心,令人們不至沉溺於無助和無望。

我們想向所有在前線的人致以最深的愛、敬意和感激。這些醫護人員、支援醫護的團隊,在病床邊、殯儀館和24小時工作的人,很多時候他們獻出生命,醫生,護士等都有死亡的案例,他們與病毒很接近。

當我們看到死亡數字時,我們知道,有祖父母、父親、母親、年輕人、青少年、朋友、同事,乃至兒童在死去,留下他們的摯親。我們知道死亡的男性比例較女性高,令單親家庭的數字上升。

講説四句愛的真言

作為修習者,我們記得Thay教導的四句愛的真言。現在,我們可以較自由地去探訪那些悲傷的人,我們可以修習愛的真言,對他們說:我為你在此;有你在,我感到幸福;我知道你在受苦,我為你在此。正感到悲傷的人可以說:我在受苦,請幫助我。

我們可以用自己的修習幫助他們,滋養更多的愛和信任。我們的存在對所愛的人非常珍貴。那些喪失至愛的人,需要知道還有人為他們存在。讓我們支持那些正因喪失摰愛而悲傷的人,也有為大地母親的情況悲傷的人,向他們簡單地解釋我們可以做的事,幫助他們明白並接受所失去的。我們幫助自己及他人接受已經存在的感受和情緒,接受湧起的憤怒或恐懼,不壓抑傷心、後悔。我們支持和

幫助他們。不論他們心中有什麼感受,都幫助他們以正念呼吸擁抱自己的感受。

在這些時刻,人們需要更多的休息和放鬆,更多時間照顧這些感受和情緒。鄰居和朋友可以幫助,為彼此做飯、分享食物、照顧小孩。悲傷的日子會過去,會改變。在這樣的日子裏,重要的是幫助人們看到當下的美好。

Thay說:雖然痛苦的種子在我之內,以悲傷、痛苦、憤怒、恐懼、習氣的形式存在,但正念也在,幫助我們接觸身心內外的奇蹟。讓我們記得春天美麗的花朵,它們為我們而在,鳥兒在歌唱,夏天有我們喜歡的水果,秋天有美麗、色彩繽紛的秋葉,我們有正念呼吸的修習。讓我們靜下來,放鬆下來,滋養自己。讓我們給自己信心:修習正念呼吸能創造幸福快樂的感覺。讓我們繼續分享如何與失去親人的人一起修習,如何用我們的修習去幫助他們,乃至我們的朋友、同事和鄰居。

我想,這時候靈性傳統能給予我們很多。記得曾經有人問Thay:「我這麼悲傷,怎能開心地微笑呢?」Thay回答說:「我們對悲傷微笑,因為我們不只有悲傷,也有快樂的種子,愉悅、和平、愛和幸福的種子。作為修習者,當我們了解到腦海中發生的事情,我們便知道如何幫助這些正面積極的種子顯現。」

避免第二支箭

我想談談佛陀的教導,見於《相應部》36相應6經《箭經》中「第二支箭」的比喻。當一個人被箭射中,他當然會很痛;如果第二支箭射中同一位置,痛楚無疑會加倍。在這裏,第二支箭代表了我們對所處情況的反應。如果我們身體的痛苦或疾病,或者至親去世,這是第一支箭,我們感到痛楚。我們可以利用引導禪坐中這些美麗的句子,幫助我們面對這種情況:

經歷身體的痛苦,我吸氣。
對身體的痛苦微笑,我呼氣。
經歷痛苦,向痛苦微笑。
覺察到身體的痛苦,我吸氣,
知道這只是身體的痛苦,我呼氣,
經歷痛苦,向痛苦微笑。

第一支箭是身體的痛苦,我們覺察它,接受它。第二支箭是對這事件的反應,也許我們不願接受,希望這不曾發生,或期望他人會做一些事,幫助我們處理現時的狀況。對於事情的發生,我們可以有不同的思考模式。第二支箭代表精神痛楚,是我們對所發生的事的想法而導致自己受苦。我們經常誇大、想像最差的後果。我們說:「噢!我不會好起來」,「沒有人會幫助我」等等。

在禪坐的引導語中,Thay這樣寫:

經歷內心的痛苦,我吸氣,
對內心的痛苦微笑,我呼氣。

我們所經歷的精神之苦,也許來自第一件事件,譬如出現嚴重疾病或意外。我們經歷內心的痛苦,對內心的痛苦微笑。我們要覺察自己是否因為反復思慮所發生的事情,而製造了精神痛苦。通過正念修習,我可以辨識它。然後對之微笑,放下這種思慮。這是我們的修習,我們改變看事物的方式,認識到支持和幫助其實就在身邊。心靈社區、教會、寺院、猶太教堂、清真寺,以及社會服務機構,就在我們身邊,提供支持,所以不用太過擔心、緊張或憤怒,希望自己的損失得到補償。

以往也曾出現過疫症或天然災害,令某些人失去至親,這些經歷儲存在我們的藏識中,現在的疫情灌溉了這些種子,所以我們心中會出現強烈的情緒。我們通過修習辨識它,擁抱我們的感受,深觀它的源頭。

我想到很多小朋友、青少年失去了他們的祖父母、父親、母親、哥哥、弟妹、朋友。我想給這些年輕人一個很簡單的修習。年輕人情緒反應較強,他們知道回到腹部,將能量帶回腹部,做正念腹式呼吸,為自己創造和平安穩。

修習「紅燈、綠燈」

我們也可以給小朋友另一個修習,我們自己也可以修習。這一修習叫做「紅燈、綠燈」。如果你在城市中行走或者騎單車,即使在郊外,你也能看到紅燈或停止的路牌。我們要做什麼?停下來。如果我們現在面對困難的狀況,有強烈的情緒出現,但還未能辨識到那是什麼情緒,是憤怒?是恐懼?亦或混合的情緒?你可以對自己說:「紅燈」。修習時,我們停下來回到自己内在。在梅村,正念的鐘聲就好比這裏說的紅燈。當我們聽到鐘聲,我們停下來,正念呼吸,回到自己。當一個年經人懂得說「紅燈」,就夠了,這是提醒自己停下來,回到自己,回到呼吸。

讓我們聆聽一下磬聲。想像我們說「紅燈」,然後做什麼呢?我們停下來,回到自己的呼吸。我們呼吸,直到我們感覺好一些。當我們感覺好一些時,年輕人、青少年可以說「綠燈」,我可以走了,可以繼續。當磬聲響起時,讓我們修習「紅燈」,停下來,呼吸。我們在「紅燈」時呼吸,平靜自己的身心,不作思考。我們放鬆下來,也在重新創造環境,明白自己為何會有這樣的情緒。青少年可以做到,小朋友可以做到。

當我們感到平靜下來,放輕鬆了,我們可以對自己說:「綠燈」。好了,我可以繼續了,繼續說話,繼續行走,繼續做我們說「紅燈」之前所做的事情。這個方法,讓我們知道,我們所處的環境邀請我們停下來呼吸。這也許基於一段對話,我們見到某個人,或需要重新開始,我們說:紅燈來了,我們要停下來,呼吸,放鬆,準備自己,成爲最好的自己,最慈悲的自己,能夠理解他人。

修習處理強烈情緒

修習的目的在於處理強烈的情緒,將其轉化為平靜安詳。在這些簡單的修習中,我們說:我承諾停下來,我承諾呼吸。當我這樣做時,我知道我正在照顧自己。我們知道緊急情況是紅燈,停下來。當它過去時,綠燈,繼續前行。

我們也有其他的修習,例如「慈心禪」,將愛和慈悲傳送給每個人。我每天禪修時都會做慈心禪:

願一切眾生身心健康,願他們遠離痛苦,願他們學會以愛和慈悲看待自己。

愛是沒有界限的,愛是沒有邊界的,這種愛不是被封鎖的,因為它是普世的、平等的、沒有分別。所有宗教信仰、精神傳統都有這一核心,愛是沒有界限的,愛是沒有邊界的。

我想再分享Thay的詩《和平的清晨》的另一段:

兄弟姊妹,美麗的大地是我們
讓我們恢復平靜安詳,讓我們接納自己,我們因而能接納彼此
讓我們分享願景,讓大愛升起,讓願景成真,
於是我們可以把對大愛的洞見和力量,傳遞給彼此。

我相信這是佛陀教導的真愛,它有四個方面,即四無量心:慈、悲、喜、捨。

現在讓我們聆聽一首美麗的歌,由梅村傳統的一位年輕修習者作曲填詞,詞曲是在一個城市受苦期間所寫的。當時人們覺得他們沒有自由,那裏有暴力和憤怒,這是他們城中的黑暗日子,所以他們企求希望。我們有希望嗎?我們想伸出援手,但我們不能獨自行動,這是我們很多人在新冠肺炎時的感受。我們想協助,我們感覺無助,不能獨自行動。

我願今天與愛同在

我願今天與愛同在

有些時候
我願能做多些事情
但我孤單一人無法有力量
這是停下的時刻
這是呼吸的時刻
這是照顧自己的時刻
在平靜和諧中行走
這沒有不對
我如何療癒這顆受傷的心
如果我只是看到黑暗?
明天將會改變
因爲我誓願今天與愛同在。

這首歌表達世界與以前大不一樣,這是真的,但我們仍能見到微笑,人們仍然活着,仍有希望。愛能在恐懼和悲傷的土地上重生,我們如何療癒、再往前走?如果我們只看到事物的黑暗一面,我們需要停下來,是時候正念呼吸和照顧自己。當我承諾以愛過好這一天,就能改變明天。今天的愛是未來的延續。

開示視頻(英文):

加入對話

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進一步瞭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

0 Sharings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
隱藏 記錄

What is Mindfulness

Thich Nhat Hanh January 15, 2020

00:00 / 00:00
展示 隱藏 記錄 關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