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iew this website in

一行禪師詩作 / 請以真名呼喚我

我們邀請你聆聽一行禪師朗讀其詩作《請以真名呼喚我》,深觀我們並不是獨立存在的個體,我們與萬物相即。此詩已譜曲,也請你也用心細聽這一首歌。

請以真名呼喚我 3:28

一行禪師朗讀(英文)

請呼喚我所有真名(中文歌) 3:35
請呼喚我所有真名(英文歌) 3:38

請以真名呼喚我

不要說我明天就要離開
——即使今天,我依然在抵達。

深觀,我每秒都在抵達,
作為春天枝頭的蓓蕾,
作為羽翼未豐的鳥兒,在新巢學習歌唱,
作為花蕊上的毛毛蟲,或藏於石中的珍寶。

我仍在抵達,為了歡笑和哭泣、希望與恐懼。
我的心跳是所有生命的生滅。

我是河面上脫胎換骨的蜉蝣;
也是俯衝而下蠶食蜉蝣的鳥。

我是青蛙,在清池快樂地游泳;
也是那悄無聲息地吞下青蛙的草蛇。

我是烏幹達的孩子,骨瘦如柴,腿細如竿;
也是出售致命武器給烏幹達的軍火商。

我是十二歲的小女孩、船上的難民,被海盜強姦後投海自盡;
我也是海盜,我的心還不能看見與愛。

我是手握大權的政治局委員;
也是為他償還血債的人,我的人民正在強制勞改營中慢慢死去。

我的喜悅如春天溫暖,讓鮮花開滿地球。
我的苦痛如江河流淚,奔流注滿那四海。
請以我的真名呼喚我,
讓我立刻聽到我的哭泣與歡笑,

明白苦樂同為一體。

請以我的真名呼喚我,
這樣我才能覺醒,
心的慈悲之門從此敞開。

一行禪師講述關於此詩的故事:

越南戰爭結束後,很多人寫信給梅村。每週,我們都會收到來自新加坡、馬來西亞、印度尼西亞、泰國和菲律賓難民營的數百封信。閱讀這些信件很痛苦,但我們必須保持聯繫。我們盡了最大努力去幫助,但痛苦是巨大的,有時我們感到氣餒。據說,逃離越南的一半船民死在海裏,只有一半抵達了東南亞海岸。

有許多年輕的女孩、船民被海盜強姦。儘管聯合國和許多國家試圖幫助泰國政府阻止這類海盜,但海盜仍繼續給難民造成很大痛苦。一天,我們收到一封信,講述了一條小船上的小女孩被泰國海盜強姦的故事。

她只有十二歲,投海自盡。當你第一次聽說這樣的事情時,你會對海盜很憤怒,很自然地站在女孩這邊。當你更深入地觀看,就能從不同的角度看問題。站在小女孩這邊很容易,只需拿把槍,射殺海盜,但我們不能那樣做。我禪觀著,看到如果我出生在海盜村,在和他一樣的條件下長大,我現在也是海盜了——很大可能我會成為一名海盜。我不能這麽輕易地責備自己。我繼續禪觀,看到許多嬰兒在暹羅灣出生,每天有數百個。如果我們教育者、社會工作者、政治家和其他人不對這種處境做點什麽,25年後他們中的許多人將成為海盜。這是肯定的。如果你或我今天出生在那些漁村,我們可能在25年後成為海盜。如果你拿起槍射向海盜,就等於向我們所有人開槍,因為我們所有人某種程度上都對這種狀況負有責任。

經過長時間的觀照,我寫了這首詩。詩裏有三個人:十二歲的小女孩、海盜和我。我們能否看著對方,在對方身上認出自己?這首詩的題目是“請以真名呼喚我”,因為我有很多名字。當我聽到其中一個名字時,我不得不說,“是我。”


一行禪師英文詩集

加入對話

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進一步了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

0 Sharings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
隱藏 記錄

What is Mindfulness

Thich Nhat Hanh January 15, 2020

00:00 / 00:00
展示 隱藏 記錄 關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