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iew this website in

一行禪師的關鍵教導

一行禪師有關正念、“相即”和應用倫理的開創性教導,為世界各地的禪修者、和平締造者、活動家、教育家、商人和政治家開辟了新的道路,一起向前邁進。

正念

1970年代初,一行禪師開始在西方教導正念。他在1975年出版的《正念的奇蹟》(The Miracle of Mindfulness)一書中呈現了他所發展的新的修習,以鼓舞他在越南的學生和社會工作者,幫助他們在戰亂和戰爭的挑戰中避免過度疲憊倦怠。

正念使你深刻地活在生命賜予你活著的每一刻。

一行禪師

如果沒有一行禪師的教導陪伴,我想我不會擁有內在的堅毅,樂觀、承諾和靈感的深度。

克里斯蒂安·菲格雷斯(Christian Figueres),《聯合國氣候變化框架公約》巴黎氣候協議主席

一行禪師發現了教導正念呼吸和正念行走之道的新方法,作為禪修的基礎。他創造了一些簡單的修習,如正念刷牙、正念洗碗和“橘子禪”,也發展了一種新的行禪方式,並將深度聆聽與慈悲和正念相結合以開啟溝通的方法。他開創了一種溫和的方式引導團體禪修,即使初學者也能使用呼吸禪作為一種深觀、面對挑戰和療癒的方式,而不是逃離當下。

正念地呼吸幫助我們處理強烈的情緒,如憤怒、恐懼、焦慮和絕望,幫助我們在日常生活中產生快樂的時刻。對一行禪師來說,正念是一種需要整天培養的能量以支撐慈悲行願,從而幫助減輕自己和這個世界的痛苦。

道路而非工具

一行禪師總是在倫理道德的基礎下教授正念。正念的能量帶來正念攝取、正念人際關係和謀生的道德。你無法將正念與正念說話、行動、工作和參與世界分開。

正念不是獲取其他事物的工具或手段——無論療癒、成功、財富還是獲勝。真正的正念是一條道路,一種合乎道德的生活方式,在這條道路上的每一步已能為自己和他人帶來幸福、自由和安樂。幸福和安樂不是個人之事。我們與所有人和所有物種相即相入。

社會生態學

一行禪師有關“相即”的教導引領了佛教深層生態學的發展。參照古代佛經,如《金剛經》,他從社會生態學的角度解釋了佛教的“無我”教導:“我們無法將人從環境中分離出來。環境在人之中,人是環境的一部分…禪修之後,生物與非生物之間的區別消失了。”

一行禪師主張以人為本解決氣候危機。他說:“我們需要的不只是保護地球的新技術。我們需要真正的社群與合作,需要重建與自己、與地球、與他人的真正交流。”他說,只有當我們觸碰對地球的真正的愛時,才會有所需的巨大能量進行必要的徹底改變,以拯救我們的文明。

革命是需要的,它始自我們每個人的內在。我們需要覺醒,與地球相愛。我們個人與集體的幸福和生存取決於此。

一行禪師

“這種覺悟對於集體的覺醒至關重要。在佛教中,我們說禪修是一種覺醒的行為,對地球和現存物種處於危險中的事實覺醒。”

共業
皈依大地母親 18:22

一行禪師開示,讓大地母親擁抱您(選”播放”,附中文翻譯文本)

科學、大地母親和愛因斯坦的宇宙宗教 26:40

一行禪師對受科學啟發的宇宙宗教的遠景(英文開示,選”播放”附中文文字記錄)

2007年,他帶領成千上萬的追隨者轉向純素食。

“佛教中我們說共業,”他說。“有的時候,世界上發生著一些不好的事情,我們認為是他人做的,我們並未做。但你的生活方式,也是這些錯行的一部分。”

“所以學習改變我們的日常生活方式,擁有更多的正念、和平與愛,是一件非常緊迫的事。我們可以從現在,從今天開始。”

“活動家們必須有一種靈性修習,以幫助他們減少和處理痛苦,滋養幸福,這樣他們將有效地幫助世界。帶著憤怒和沮喪,你做不了什麽。”

一行禪師關於生態問題的教導
We Need to Change our Way of Looking at the Earth
Thich Nhat Hanh in conversation with Dr. David Suzuki
Collective Awakening is Possible

和平

一行禪師的關鍵信息是,如果我們想要世界和平,我們的內在需要擁有和平。通過數十年的和平行動,他意識到戰爭的根源不在於武器,而是我們的心和思想——我們的所看、所讀、所聽、所言引發的恐懼、暴力、分別計較的能量。

通過我們的日常生活方式,我們在貢獻和平或帶來戰爭。如果我正走向戰爭的方向,正念會提醒我,正念的能量幫助我改變方向,轉向和平。

一行禪師

一行禪師教導,只有通過培養身心的和平,釋放緊張,平復強烈情緒,重新評估我們的認知,與家人和同事和平相處,我們才能在社會、國家和世界上創造和平。

火海中的蓮花

一行禪師自1960年代便積極參與越南佛教和平運動,並堅稱沒有“為和平而戰”這回事:和平始於停止轟炸。他強調在衝突中不偏袒任何一方的重要性。他教導我們“人真正的敵人不是人,而是我們的無明、分別、恐懼、執取和暴力。”

和平不只是沒有暴力;它是培養理解、洞見和慈悲,與行動相結合。

一行禪師

1966年,一行禪師為了呼籲和平離開越南前往美國,並為此付出流亡的代價。他幫助說服馬丁·路德·金博士(Dr. Martin Luther King, Jr)站出來反對戰爭,改變輿論潮流。1967年1月,金博士公開提名他為諾貝爾和平獎候選人,稱他為“和平與非暴力的使徒”,他的“和平理念如果得到應用,將為普世主義、世界兄弟情誼和人性建立一座豐碑”。一行禪師被祖國流放後,繼續帶領越南佛教和平代表團參加巴黎和談。

一行禪師向我們展示了個人的內在和平與地球上的和平之間的聯繫。

尊者達賴喇嘛

如果想要和平,你必須成為和平

1980年代,一行禪師看到“和平運動中充滿憤怒”。他說:“你可以把所有炸彈都放到月球上,但如果不將人們心中的炸彈連根拔起,戰爭仍會繼續。”他在法國梅村開始發展具體的正念修習,以培養和平、慈悲、深度聆聽和愛語;化解衝突,轉化恐懼、焦慮和錯誤的認知。

梅村尼師在巴勒斯坦, 2018

和平是可能的

一行禪師教導,慈悲是確保真正的安全的最好方法。他為退伍軍人、以色列人和巴勒斯坦人、警察舉辦禪營,就恐懼、恐怖主義和軍工復合體的根源發表言說。在轟炸伊拉克期間,他向美國國會、印度議會、英國議會和北愛爾蘭議會傳遞了他的和平訊息。他曾帶領數千人在巴黎、洛杉磯、羅馬、河內、澳門和新德里和平行走。在這些行走中,他說:“每一步都在實現和平。每一步都是祈禱和平。”

當最近被問及如何在面臨氣候危機和文明崩潰的情況下保持平和時,他回答道:“我們現在能夠做點什麽。不要絕望。有些事情我們都能做,仍有機會。認識到這一點並去做,你就會找到平靜。”

一行禪師關於和平的教導
The Art of Being Peace
Should we use civil disobedience to stop violence?
If I had to choose between “peace” and “Buddhism”…

商業

時間不是金錢。時間是生命,是愛。

一行禪師

在為商界人士舉辦的禪營和公司總部的演講中,一行禪師強調了學會幸福快樂地生活在當下的藝術,不犧牲現在擁有的而去獲取未來的其他東西。“你可能是自己成功的受害者,”他說,“但你永遠不會成為自身幸福的受害者。”

他說,我們也許覺得自己不可替代,犧牲一切投身我們的事業和公司,包括與所愛的人在一起、在大自然中放鬆以及做最滋養我們的事情的時間。但如果我們明天死於一場事故,公司很可能三天之內就能找到人取替我們。

你必須選擇——想成為第一還是想要快樂?

一行禪師

一行禪師教導,我們需要評估自己對“真正”的幸福的觀念。很多人一生都在追求名聲、權力、財富和感官享受,認為只有得到這些才能幸福。然而當他們這樣做時,發現自己仍然不快樂。幸福只能在當下此刻找到——當我們深刻地活在當下,與自己、愛的人和地球接觸時。

一旦我們觸碰到真正的幸福,就會擁有我們所需的洞見、時間和能量來採取行動減輕痛苦、不平等與不公義。

你想在這一生做什麼? 5:19

企業領袖如何培養強而有力的意向和動力(選”播放”,附中文翻譯文本)

一行禪師鼓勵商界領袖在他們的領導中培養明晰、慈悲和勇氣等品質,並將其公司轉變為真正的社群。他邀請領導者創造機會深入聆聽員工,傾聽他們的痛苦和志向——一種在商業領域應用倫理、為企業轉型釋放所需能量的非常具體的方式。他說,我們可以將企業轉變為增進員工及其家庭、社會和地球的安樂、減少痛苦的組織。

一行禪師為商人作開示

教育中的正念

多年來,法國梅村舉辦的一年一度的夏季禪營和世界各地的其他禪營歡迎兒童和家庭參加。自2008年以來,一行禪師一直強調通過分享正念修習來支持教育工作者的需要。

學校可以教授比讀寫、數學和科學更多的東西。學校項目也可以教導年輕人如何處理憤怒,調和衝突,如何呼吸、微笑和轉化。教育改革是可能的。

一行禪師
Happy Teachers Change the World – a film made at a retreat for educators in Toronto

從教師開始

一行禪師強調教育中的正念必須從教師開始。如果一位老師修習正念並將其在課堂上體現,就能將正念傳遞給學生,無論他們是否正式教導。梅村的僧尼為世界各地的教師們帶領禪修,並創建了“覺醒”學校運動。

學校教師首先要做的是回到自己這個家。出路是向內。回歸自己的家照顧自己。學習如何產生喜悅、幸福的感受,學習如何處理痛苦的感受與情緒。

一行禪師
一行禪師為法國的教育工作者開示

教室作為第二個家

這是一個悲傷的事實,對許多孩子來說,他們的家庭沒有提供一個快樂和情緒健康的環境。一行禪師教導我們,對這些孩子來說,教室為他們提供了第二個感受家庭溫暖的機會。如果學校和教師能夠在教室裏提供足夠的時間進行慈悲的交流,他們就能為年輕人創造一個安全療癒的環境。

在一種新的教育體系中,老師應有時間坐下來和學生相互傾聽。因為學生和老師心中都有痛苦。如果師生能夠理解彼此的痛苦,就不會再讓彼此受更多的苦——將有良好的溝通,教學工作和學習從而變得更容易。

一行禪師
隱藏 記錄

What is Mindfulness

Thich Nhat Hanh January 15, 2020

00:00 / 00:00
展示 隱藏 記錄 關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