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iew this website in

問問禪師 / 什麼是靈性威信?

我們的老師,一行禪師解釋了等級制度和靈性威信之間的區別,以及如何避免陷入形式上的尊重。

問題 : 親愛的老師,在大多數亞洲國家,人們似乎很自然地會對老師、祖先和長者產生敬意。這一點在出家眾和相即共修團中也非常明顯,這從我們今天上午參加誦戒儀式時的座位安排就可以看到。然而,在西方國家,我們似乎經常陷入對等級制度的恐懼中,並由此生起了種種心行。這也許與大於、優於、低於或同等的觀念有關。那麼,請您解釋一下資歷與等級制度之間的區別。

(2002年6月20日 答問)

回答 : 一位好老師、一位好的法師在佛法中總是擁有內在的靈性威信。靈性威信不是權威。正因為你的修習,以及你的修習成果,你獲得了某種尊敬和愛戴,這種尊敬和愛戴並非僅僅因為你在佛教傳統中的修習時長。靈性威信意味著理解和愛。這使人們向你鞠躬、敬愛你、尊重你,而不是因為你在他們之前加入僧團。如果沒有仁愛、慈悲和理解,靈性威信就不是真實的。有時,我們無法接觸到另一個人的善良、愛和關心,所以我們就認為他們身上不存在這些東西,因而我們有不尊重、不敬愛對方的傾向。因此,我們應設法識別和接觸他人身上愛和慈悲的種子,尤其是那些比我們年長的人。

靈性威信不是權威。正因為你的修習,以及你的修習成果,你獲得了某種尊敬和愛戴,這種尊敬和愛戴並非僅僅因為你在佛教傳統中的修習時長。

首先,尊重你自己

如果你不尊重自己,如果你不愛自己,你就很難去愛和尊重別人,即使這個人的等級比你高,對方是一位師兄、一位師姐或一位老師。如果你懂得如何深觀自己,你會看到所有祖先都在你之內——他們的力量和弱點,從而以敬意來對待自己的身體和意識。但是,你被困在「這個身體是你,這個心是你」的想法中,所以低估了自己的價值。在你之內,有著所有祖先的力量和經驗。

因此,當你從自我的概念中解放出來,當你能將自己的身心看作一股生命之流,看到所有的祖先都在你之內,包括最聰慧、最顯赫、最富有同情心的那部分,你會開始更加尊重你的身心。你永遠不會對自己的身、心和意識做出冒犯的舉動。

日常生活中的尊重

對你來說,向僧團中的長輩表達敬意並不難。我認為,在西方,仍然組織了許多儀式,使我們有機會向我們的國家、人民和祖先敬禮。當一個人去世時,我們前來吊唁,表達我們的關愛,我們會默哀幾分鐘。那種表達尊重和敬意的願望,總是存在的,鮮活的。當你向國旗致敬,你靜靜地站著,聽著國歌,你是在表達對前輩的敬意——他們開天辟地,盡心盡力建設國家,讓你安居在此。那種覺知,那種認可,那種感激,在你心裡。你不能說沒有。因此,想想我們的靈性祖先和血緣祖先,他們付出了那麼多,盡力讓生活變得越來越容易,我們受到那種感激與愛的鼓舞。我們也應為我們的孩子組織更多這樣的機會來表達感激之情。

就像吃午飯之前,我們可以花一兩分鐘,看著食物,修習吸氣和呼氣。擺在你面前的食物,來自長久的烹飪傳統:許多祖母,許多母親,將這些食譜傳給了我們。當我們以這種覺知去看時,愛和感激油然而生。

所以我們必須深入學習內容,而不僅僅是模仿形式……

尊重靈性傳統

在靈性傳統中,也如此。很多老師花時間和精力去實踐,去發現,去建立修習的基礎。如果意識到這一點,我們的愛和尊重會自然而然地生起。那些尚年輕的師兄師姐們,他們也屬於祖先的範疇。所以,當你向他們表示尊敬時,不僅是在向他們,也在向過往的所有祖先。所以尊重師兄師姐們是可能的,儘管他們仍有很多不足。

當我看一位年輕弟子時,我也是這樣看。我不輕視這位年輕的弟子。我能從他們身上看到所有祖先的存在,我深懷尊敬,並信任他們。我可以說,當我向他們鞠躬時,即使他們只有十四或十五歲,我也會帶著尊重鞠躬。不是因為他們的年齡,而是因為所有祖先的存在,以及在他們之中的所有祖先的洞見和經驗。我真的信任他們。因此,我不僅以這種態度向長輩鞠躬,也以這種尊重和感激向年輕一代鞠躬。正因為如此,我覺得溝通很容易。

因此,我們必須深入學習內容,而不僅僅是模仿形式。形式是不夠的。當你接觸大地,表達對一個人的尊重,如果只是為了形式而做,那沒什麼用。當你修習時,必須要有內涵。當我還是一名年輕僧人的時候,我不喜歡有人向我鞠躬,因為我看到自己的美德和道行不足以讓別人鞠躬。但現在我改變了,我說我們必須允許這個人頂禮三次。這是他的修習。他的願望是對三寶表達尊重,而我是一名僧人,我代表三寶。他們並非是向我的小我頂禮,也不是向我的自我頂禮,而是通過我向三寶頂禮。所以我坐得很直,修習正念呼吸,我覺知他們是向三寶頂禮,而不是向我的小我頂禮,所以我保持自在。在他們三頂禮的過程中,他們獲得了許多寧靜和功德,我也獲得了許多寧靜和功德,我不會成為驕傲和傲慢的受害者,因為我理解這一修習。

他們並非是向我的小我頂禮,也不是向我的自我頂禮,而是通過我向三寶頂禮。所以我坐得很直,修習正念呼吸,我覺知他們是向三寶頂禮,而不是向我的小我頂禮,所以我保持自在。

沙彌剃度儀式

每當我為弟子剃度,他們第一次穿上僧袍時,我總是馬上告訴他們:“當有人對你表示尊敬時,你不用跑走。你應該記住,你代表三寶,這就是為什麼你必須坐直,吸氣,呼氣,讓他們有機會表達對三寶的感激之情。記住,他們不會在你的小我面前鞠躬,即使你的修行仍然薄弱,即使你還有痛苦,沒關係。他們不是向你鞠躬,他們是向三寶鞠躬,而你代表了三寶。所以,安靜地坐下來,修習呼吸,看到所有祖師都站在你身後,他們是向三寶鞠躬,而不是向你鞠躬。”

每次我將五項正念修習傳授給七百、八百或一千名修習者時,我看到他們正接受來自佛陀、祖師的傳授。我坐在那裡,非常自在。這不會影響我,大家的尊重和崇敬不會影響我。這是我的修習。我希望僧尼、佛法老師們也能像我一樣修習,以保持自在。這是一種天賦:謙遜、平靜。我想這也許能幫助回答你的問題。深觀內容,而不是成為形式的受害者。


Keep Reading

加入對話

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進一步了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

0 Sharings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
隱藏 記錄

What is Mindfulness

Thich Nhat Hanh January 15, 2020

00:00 / 00:00
展示 隱藏 記錄 關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