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行禪師開示 / 『幸福地生存?』

2005年11月27日

親愛的僧團,早安。

今天是 2005 年 11 月 27 日,我們在梅村新村慈嚴寺。

上週我們談到了生物演化,談及「文化」演化。我們知道,所有種類的生物為著生存,它們必須強大,並為生存而競爭。在如此激烈的競爭下,它們需要保護自己。為了生存,為了活到未來。「物競天擇」就是人們用來描寫這種狀況,但當我們仔細察看,在當中,「感官快樂」起了很大的作用。

我們知道這些「感官快樂」是非常短暫,它們不會持久,同時,也引起很多痛苦。有個問題我們想問、想提出:我們想要生存麼?或者我們想要幸福麼?下個問題是,「幸福」和「生存」能否同時實現?

當說到掙扎求存,我們作出了破壞和殺戮。當中動機的深處,不僅是為了生存,而是對感官快樂的追求。

仔細看看我們目前的情況,你可以十分清楚看到,人類正在互相殘殺。很多人認為別人是自己生存和尋求感官快樂的障礙。

一方面,我們嘗試為生存而戰。另一方面,我們全力去獲取感官快樂。這兩個舉動,都為我們帶來很多痛苦,也為被害者帶來痛苦。你能看見,在這場生存競賽中的犧牲者,他們當然痛苦。但當中的贏家,也是同樣受苦。那習氣和種子深藏於我們內在,一股推動生存的力量,一股為獲取最大感官快樂的動力。

當我們去看佛陀的教導,你可以看到出路。佛陀不談論生存,不鼓吹追逐感官快樂。他傳達的訊息是圍繞如何應對我們的痛苦,如何轉化這些痛苦。

當我們生氣,我們會很痛苦,亦令身邊周圍的人痛苦。佛陀希望我們學會識別由憤怒産生的痛苦,及識別由憤怒而來的行動。佛陀鼓勵我們深入觀照憤怒,它作為痛苦的起因,並尋找方法把憤怒轉化為一些其他東西,例如慈悲心。因為憤怒使我們受苦,使人類受苦。理解和慈悲會帶來釋放。

佛陀亦提醒我們去辨識恐懼,因為恐懼也帶來很大的痛苦。出於恐懼,我們會作出非常具破壞性的行為。我們試圖先下手殺害他人,以防止自己被人所殺。這讓我無法安然入睡,心中總是害怕:恐怖分子無處不在,我們隨時喪命。我們在自己的恐懼驅使下,去採取行動。在恐怖分子殺害我們之前先殺害他,在這個以殺戮取得自身安全的過程中,我們殺死了許多無辜的人。

佛陀提醒我們去深入觀察我們恐懼的本質,去看看能否找到轉化我們恐懼的途徑,把恐懼轉變為理解和慈悲,因為理解和慈悲會幫助我們和周圍的人。

佛陀提醒我們深觀自己心中的困惑。我們感到困惑,不知往何處去、要做什麼。這些困惑也引發我們的憤怒、恐懼和絕望。持續受困於憤怒、絕望和恐懼的狀態,我們會做出傷害自己的事情,損害自身健康,也為身邊的人帶來痛苦。

另外,佛陀提醒我們去深觀我們的困惑。你感到困惑,我們感到困惑,我們不知道往哪裏去,不知道做什麼才好。這些「困惑」引發我們的憤怒、恐懼,和絕望。受困於持續憤怒、絕望、恐懼的狀態下,我們會做傷害自己的事情,損害自己的健康。我們會為其他許多困惑的人帶來痛苦。

佛陀也忠告我們去察看我們各自的貪欲。因為,貪欲同樣推著我們去做錯誤的行為,走錯誤的方向。當貪欲泛濫於我們心中,我們沒有平安,我們沒有幸福。

在佛教中,它們(憤怒、恐懼、困惑、貪欲)被描述為「毒物」。當我們內𥚃有毒物,我們會受苦,也令別人受苦。當我們內𥚃已經中毒,會使我們繼續從外在環境中吸收更多毒物,更多恐懼,更多憤怒,更多困惑,更多貪欲。這樣會讓我們的處境變得越來越困難。深入觀照這種情況,我們能夠看見,從生存的角度來看,修習能幫助轉化我們的憤怒、我們的恐懼、我們的困惑和我們的貪欲。幫助我們減少痛苦,幫助我們療癒,幫助我們有更好的健康,幫助我們改變環境。憑藉這些,生存的機會也會改善。

看看當前世界的情況,困惑、恐懼和憤怒是多麼的嚴重,正摧毀我們,摧毀我們身邊四周的人。這樣被認爲是與人類的演化過程,但人類演化是為了「生存」,而現在的情況並不是,它引起很多痛苦,並不能保證我們的生存。因為,如果這種趨勢持續下去,沒有人能存活到未來。這就是為什麼你們要帶出靈性進化的向度,文化的進化。我們對於「生存」的理解,必須有一個新的認識、新的定義。

我們當中有些人病得很重,醫生會說他們存活的日子不多了,他們會在1 年、2 年或 6 個月後死去。這樣,我們會很害怕、很絕望,也會生氣,而那些恐懼、憤怒、絕望會令情況惡化。

但當我們引用佛陀的教導和修習時,你能夠改變現狀。因為這些教導和修習有助我們處理憤怒、恐懼和絕望,我們學習怎樣平和地、幸福地生活,即使我們要接受自己餘下的壽命要比別人短,當我們學會平和地生活,每時每分都深刻享受生活日常,學會怎樣微笑,學會怎樣放鬆,學會怎樣用清新、療癒的元素滋養自己的生命。之後,這些「毒物」再不能傷害你了。感謝修習,我們之中許多人能夠活得比預期的壽數長得多。

有一位來自加拿大的年輕人,從醫生口中得知,他只有3個月的壽命。茶禪時,他坐在我身旁,他告訴我他的情況。我對他說 「是的,沒錯,你可能會在三個月內死去。但是,你可以安心地喝這杯茶嗎?」我挑戰他。「因為,這一刻是個非常美好的時刻,你的周圍都是朋友,今日是十分美麗的一天,我們有茶。在這樣的日子,你有能力享受這茶和享受跟身邊朋友同坐嗎?」我挑戰他。

「如果你不能安心地喝一杯茶,能活到一百歲有什麼好處?」這是對他的挑戰。他開始嘗試喝茶。在那之後,他學習怎樣享受步行、禪坐、喝茶、呼吸。他接受了十四項正念修習,還得到一個法名:真生。「真正的誕生」、「真正的生活」。真生,之後他活了 十一年。

這也是「生存」,但不是靠著四處殺戮人類和破壞物種,而是通過帶來「轉化和療癒」的修習。當我們透過修習淨化自己的時候,我們中和了這些「毒物」,我們不僅淨化自己的心思、自己的意識,我們也淨化自己的身體。

我們淨化身體的每個細胞,淨化我們的大腦。因為我們的身體也有轉化的能力。當你通過有規律的禪修訓練,如果你喜歡自己的修習,這些修習為你帶來療癒、喜悅,那樣會幫助你轉化身體,包括你的頭腦。

然後,你學習到新的處理日常事情方式。你依循一個行為模式有很長的時間。那種行為模式,為你帶來了很多痛苦,憤怒、恐懼和貪欲。通過修習,你能創造出新的模式或行為。

如果你一直這樣修行,身體的新陳代謝亦會發生轉化。你的身體開始出現不同反應,因為你已經創造出一種新的行為模式。在梅村這裏,每當你聽到鐘聲響起,你很自然停止思考,停止說話,回到你的呼吸。我們享受呼吸、微笑。

如果你在梅村居住的日子夠長,你不用花費任何力氣,當你聽到鐘聲響起,你的心和身,也會漂亮地作出反應。思緒會自然停下來,說話也自動停止。吸氣和呼氣自然而然地發生,你享受着它。所以,以新的行為模式來代替舊的行為模式,是有可能的。

而這個變化,不僅發生在你的內心,也發生在你的身體。人們談論腦的可塑性,我們的腦也可改變。當今科學家們也同意,我們腦的可塑性是真實的。

你的修習,為你帶來放鬆和喜悅。你的修習影響你的環境、你的孩子。我們知道把文化、喜悅和經驗傳授給我們的孩子,是有可能的。我們不一定要以基因遺傳方式,我們能夠把自己獲得的東西,全部以修習的方式來傳遞。兩種的傳遞途徑,一種當然是基因遺傳,另一種是文化遺傳。

事實上,我的學生,我的弟子有着我的傳承,當我們望着他們,可以見到那傳承。當你看着他們走路的方式,禪坐的方式,微笑的方式,反應的方式。你能看見傳承,但它不是以基因方式。

在我們當前的環境下,生存不是易事,是十份困難。在這環境下,你可能很容易瘋狂,你可能很容易絕望。每天,有許多年輕人自殺,那不是「生存」。所以,我們是時候去談文化演化、靈性演化,把這些向度帶進我們的生活。

有一點好清楚,我們(人類)能否以一類物種存活下去,這要依靠我們能否把這個演化的向度帶進來,是靈性向度,文化向度。這樣的演化,能夠同時在世界各地進行,因為藉着新的通訊科技,我們之間越來越緊靠。世界各地的人也能受惠於我們的演化、我們的修習。

我們當中仍然跟隨着感官享樂的方向,嘗試以強烈的爭鬥獲得生存。但我們確知那途徑不是真正生存之道,不是真正幸福之途。所以我們要把靈性和文化向度帶進生命。

當我們坐下來聆聽佛法開示,你不要只想聽到一些美好的言詞,你要希望佛法開示能接觸自己內在的美好。你內在有理解、覺醒、慈悲和希望的種子,佛法開示應該能夠灌溉你的幸福、希望、理解和慈悲的種子,這已經是一種轉化。

佛法開示跟電影、故事不一樣,不為得到娛樂,而是幫助你,為你帶出自己內在經已存在的美好東西。

佛法開示亦應該要幫助你去修習,令你真正擁有應對憤怒和絕望的工具,擁有應對貪欲和困惑的工具。當你接受行禪的教導時,你知道正念步行能為你帶來放鬆、平安、幸福和生命。

那位指引你如何享受步行的人,他先要能夠優美地步行,並享受自己的步伐。他講說的,應是個人的經驗,怎樣接觸大地,怎樣從每一步中接觸生命的奇妙,怎樣從每一步接觸終極的向度。之後,我們開始去修習行禪。在首次的嘗試,你有可能立即成功,並獲得步行的喜悅。當你如此步行,你跟隨自己的呼吸,把注意力放在你的呼吸、你的步伐,你得到了定。你覺察到你的腳跟大地接觸。這是正念。

如果你能放下你的計劃、放下對未來的擔憂,並在步行中經驗到喜悅。那喜悅、那平安正正在幫助你療癒。在僧團裏修習的時候,你會看見四周也有能夠這樣步行的人。所以,本着你的觀察、你個人的經驗來修習,你會發現你能夠踏出祥和、平安、穩固的步伐,為你帶來幸福。就是這個原因,你對修習具有 信心。

當你能掌握行禪的修習,為自己帶來了轉化、療癒和幸福,你便能夠持續你的修習,不論身邊的人有否一同修習。你能成為他們的支持,當你幸福地、快樂地步行,你便成為正面支持其他人修習的元素。

當你聽到鐘聲,你有能力停下來,停下追憶過去,停止預想未來,停下思想你的計劃,你有能力回到你的呼吸,深刻享受吸氣和呼氣,這是一種享受。

如果當你吸氣呼氣時,你感到辛苦,你的修習不是好的、不是正確的。

你們已經曉得,每當鐘聲響起,你便有機會停下來,享受你的吸氣和呼氣。當你習慣這樣的修習時,不論身邊的人有否一同修習,你能持續地享受正念呼吸。你不會說因為他們不修習,所以自己不能修習。

佛陀說,你生氣的時候,回到你的呼吸。

吸氣,我意識到我在生氣。
呼氣,我知道生氣對我的健康和世界都是有害的。

這是「正念的鐘聲」。

你是知道的,你認同佛陀的說話。佛陀與你一起,會做得更好。認清一項事實,就是憤怒對我們的健康不好。佛陀亦把工具給予你,來轉化你的憤怒。

當我們生氣時,你內在有許多東西在支撐你的怒火。所有憤怒的經歷,一個曾經對我不友善的人,他的面孔重現在你内在。那些影像升起,它支持你的憤怒,你會感到更加生氣。當你記起他曾講的說話,你就越生氣。所以,很多你內在依然保存的東西,仍然未被轉化,它們回來助長你的憤怒,突然怒火撲過來,非常猛烈,你成為憤怒的受害者。你的身體也經驗到這個過程,心臟的跳動、身體分泌的化學物質也受到此憤怒的影響。所以,「吸氣,我知道我在生氣;呼氣,我知道生氣對我的健康、對社群、對世界,都是不好的。」 這是的第一步。

第二步,就是把憤怒形象化,觀想憤怒的後果。你要設想憤怒如何破壞你的健康,破壞你的社群,和破壞世界。你能看見,在你內在,在你的潛意識裏有這些影像。你看到憤怒會傷害家庭、配偶和其他人,你看到了它帶來的痛苦。如果你能使這些的影像浮現,你的憤怒就會停止。這是「觀想」。

在處理憤怒時,你應該要知道使用哪種工具,使用哪種圖像和聲音,它們都已存在我們的內在和四周。假設,你認識的某人,他能在十分困難的情況下保有自己的微笑,他的影像會在你之內。如果我能在激怒的處境下回憶起他的笑容,那畫面將有助於平息怒火。你想像自己跟他一樣,安穩如一塊岩石,不讓怒火把你捲走。

佛陀說,一個憤怒的人會嘗試傷害你,挑釁你,他或許受了很多痛苦。然而,如果我們得知這個情況,你可以看着他,帶着慈悲心替他着想,而不是向他生氣。這是有可能做到的。

在 上世紀七十 年代,某天我非常憤怒,我收到來自泰國難民營的一封信。一位十一 歲女孩被海盜強暴,她的父親試圖阻止保護女兒,被海盜扔進大海。在 那 年代,每天都聽到這些新聞。我們正試圖救援船民,許多難民居留在泰國、馬來西亞和印尼的難民營。你會對海盜心生怒火,他侵犯一位十一歲的女孩,女孩被強暴後,看到父親被扔進大海,她也投海自盡。

你會對海盜心生怒憤。懷着的憤怒到了一個程度,你不能進食。你知道你必須作出一些行動,藉以轉化你的怒火。否則,你不能進食,不能入睡,更不能繼續幫助人。

因此,我當時去了行禪,讓自己冷靜下來。那天晚上,在坐禪的時候,我看見了海盜。那是 「觀想」的修習。如果你出生在一個非常貧窮的漁民家庭,如果你的父親、母親沒有接受學校教育的機會,你的貧困持續了好幾代人,你無法脫離如此漫長的貧困處境。 當你在13 歲的時候,父親要你跟他出海,應付非常困難的工作。當你的父親死後,你延續他做漁夫的工作,你的生活沒有變得比他更好,你仍處於長期的貧困中。

有一天,另一位漁夫對你說「海上有船民,他們逃離家園時,總會帶着一些貴重物品,黃金、鑽石之類的東西。因為他們離開國家,想在在另一個地方開始新生活。所以,如果我們出海,只須一次,我們便足夠擺脫這種長久貧困的處境。」因此,很多年輕人都成了海盜。

在公海,沒有警察。你會看到女孩,你知道自己不會受到刑罰,所以年輕的漁夫相繼進行強暴行為,他們强暴,搶劫,做着相同的行爲。如果你在那些船上,你會怎麼做?如果你試圖阻止他們,會被拋進大海。如果那時你有槍呢?你會怎麼做?肯定,你可以射殺那海盜,那海盜可能只有21 、22 歲。

在坐禪中我看到,假若,在24年前,我出生於泰國漫長海岸線上的一個類似的家庭,我父親很貧窮,我媽根本沒受過任何教育,我在這樣的環境中長大。我沒有上學的機會,我也成了窮困的年輕漁夫,沒有人教導我怎去愛、怎樣承擔責任,沒有人助我脫離這種長期的貧困處境。然後,另一位漁夫出現,並游說我一起出海,尋找船民,去拿走他們的黃金和鑽石,於是,我去了。我會做出跟那年輕漁夫一樣的所作所為。皆因我未曾受過教育,我不懂得愛,不懂得為行為負責任,所以我也做出他們一樣的行徑。

如果你開槍射殺我,我會死去,我會直接死去。因為在21年的生命中,沒有人曾來幫我。

當我禪修到了那個階段,我視自己為那可憐的漁夫,我看見他是社會上的受害者,實在沒有人嘗試幫助他和他的家人,沒有嘗試教導他,去教他負責任和愛。當我看到這些,我的憤怒消散了。忽然之間,我對那漁夫、那海盜,生出很大的慈悲。禪修就是這樣,就像這樣。禪修是運用真實的影像,來幫助我們覺醒和變得理性。

你應該知道憤怒對自己的健康不好,對圍繞你身邊的人和社區的健康也不好。但僅此還不足夠,這是第一聲正念的鐘聲。你要修習,你要知道怎樣修習,去運用你所得的教導、影像、洞見和經驗,來擁抱和轉化那怒火。 我們的身體有淋巴細胞、免疫系統。每當外來物進入我們身體,它們會趕往把外來物包圍並消化,把它們轉化成蛋白質和其他東西。我們應有一個靈性的免疫系統,裝備巨噬細胞、淋巴細胞。我們應懂得運用它們來保護自己。每當憤怒或恐懼出現時,你應要召喚這些免疫元素,擁抱憤怒或恐懼環繞擁抱。為使不讓它們傷害自己的生命、身體和內心。

修習就跟免疫系統的運作方式一樣。當我們知道這是「毒物」,如果我們不去處理它,如果我們不謹慎,你會容讓毒物傷害自己。佛陀所談及的「毒物」,困惑、憤怒和貪欲,等等。

佛法開示不是什麼好聽的東西,佛法開示應要提供一些修習的方法,那麼,當你真的處於困境之時,當你陷入憤怒、恐懼之中,貪欲之中的時候,你知道怎樣應對這些心理活動。

透過觀察,我們看到貪欲帶來很大的痛苦,透過回想我們從前的經歷,我們知道貪欲為我們帶來許多的痛苦。所以當貪欲出現時,我們要運用「觀想」,我們要思索關於貪欲帶來的影響。在說話之前,在行動之前,我們要思量行為或言語帶來什麼後果。如果我們能看得清楚,你將有能力停止講出那些說話,或做出那些行為。這關乎我們的練習。我們都曾跌倒,說了或做了讓自己感到痛苦的事,也讓別人受苦。儘管如此,當相似的情況再次出現,我們慣性的行為會驅使我們重蹈覆轍,說出一樣的東西,做出一樣的行為,我們重複又重複作出破壞,我們重複又重複地感到難過。因為,那是我們的行為模式,深深地根植於內在。

現在,當我們懂得這些教導,得到了工具,你必須創造新的行為模式。每當貪欲出現,我們必須辨識它是貪欲,貪欲是危險的,是對自己和其他人的健康都是沒有好處。我們必須深觀貪欲産生的後果。這樣,我們將不說話,不行動,我們停止貪欲的思維。

在梅村,我們會給與大家三句真言來應對憤怒。每當我們生氣時,我們不應說任何說話,不應做任何事情,我們應回到自己的正念呼吸。我們應通過深觀,看看造成自己痛苦、不幸的真正起因。起因是來自其他人嗎?或是,來自我們內在呢?而這三句真言,我們用心記住,或寫在紙上。

第一句:我痛苦,我在生氣,我痛苦,我想你知道。

第二句:我正在修習,我正盡我所能修習,讓我能夠照顧自己的憤怒。

第三句:請幫助我。

因為這做法仍未成為一種習慣,一種好的習慣,所以要把這三句真言寫在一張紙上,放進你的錢包。然後,每當我們對他人動怒時,拿出來讀那三句真言。然後馬上記起,我們該做什麼,不該做什麽。所以,你錢包裏的這張小紙條成為一種提醒,成為正念的鐘聲,好像浮泡幫助我們浮在水面。家庭和社群中的其他成員也是一個幫助,當你見到他,你就記起了修習。否則,你就會成為自己習慣和行為模式的受害人。在其他人、修習者和修習團體的幫助下,你開始創造出新的習慣來應對憤怒。你或者能在首次嘗試中得到成功,又如果你未能成功,你要再嘗試。你繼續下去,直到它成為慣性,正如正念步行的慣性,聆聽鐘聲的慣性,覺知而緩慢地進食的慣性。對我們當中許多人來說,這些活動已經成為習慣,我們不用作出修習,它們已經會自然進行。

那就是轉化,文化上的轉化,是療癒文化的轉化。

當你能掌握修習,你能保護自己,能轉化你內在的這些毒物,你能幫助很多身邊的其他人,你能成為好的母親,你能成為好的父親,你能成為好的老師,你能成為好的朋友,你能成為好的從政人士,你能成為好的商人。

有些人被迫在勞動營裏艱辛工作,他們不容許自己被憤怒、絕望所輾碎。他們擁抱修習,他們不單能存活下來,他們還能夠得到療癒。

曾經有一位女尼,她被捕後收進監獄,因為她被認為進行了反對政府的活動。當她16歲時,她來到我的祖庭,我給予她修行的指導。之後,她去了美國,在魯明頓大學研讀英文文學。回到越南之後,她出家為尼,她非常聰慧。在新政權的第一年,她被懷疑從事反對政府的工作而被捕。在獄中,她仍能維持修習。雖然,她的囚室十分細小,仍能修習行禪。她修習行禪和坐禪。在日間進行禪坐,可能構成挑釁的舉動,可能觸怒獄吏,所以她等待晚上關燈之後才坐起來。她能夠維持她的頭腦清醒、精神健康。她有能力對獄吏微笑,她有能力幫助其他的在囚人士,教她們佛教修習。所以,在如此的境況下,你仍能保存自己,仍能做一些事情幫助別人。你不用僧團,你不用老師,你不用一個鐘,你不用一個坐墊,但你仍能做到。

我認為那是文明,那是文化,那是靈性。那是我們的需要。

如果你有僧團,那很好,是非常大的幸運。如果你有老師,你是好運的。如果你接受了教導,把修習放入日常生活之中,那十分美妙。當你有一位這樣的弟子,你能從自己弟子那裏學到許多。

曾經有位二十歲的女尼,她出家那年,我在越南,她的法名是美嚴。她患病,醫生也束手無策。寺院的法師們給她非常好的照顧和全部的愛。一天,我知道她的情況十分嚴重,我們不知她能存活多少日子。

我寫了一封信給她,一封約有十二行文字的信。我說,我的孩子,我每天把我的能量傳遞給你,你的師姐們都在好好照顧你,我知道你正面對困難情況,我也曾經歷困難的時期,我知道我們要皈依佛陀、佛法和僧團,你會受到佛法僧三寶的保護和支持,任何發生的事情都是對你好的,這是我的信念。我經歷困難的時期,我修習非常緩慢深入地吸氣、呼氣,過程非常深刻。我能接觸到天空、樹林,我修習微笑,因為我知道這些元素的力量能滋養和療癒。我的孩子,我希望你能跟老師一樣這去做,因為我知你完全地皈依三寶,你無需懼怕,任何發生的事情都是對你好的。

當她收到這封信的時候,因視力的問題,她沒法好好去閱讀,但她仍不斷嘗試,因爲她希望用自己的眼睛來讀這樣信件,雖然恆嚴法師替她讀出來,但她仍想看看老師的手稿。我開心信件及時送到,她在之後兩日,確切地依從信中的建議來修習。她的一位師姐妹在一份刊物中寫了一篇文章,記載了當收到信件之後的兩天,她非常平靜,她修習呼吸,亦經常微笑。我不曉得她如何辦到,她沒有表現任何絕望、任何憤怒、任何痛楚,她活得十分平靜,也有很多的微笑,她有修習,修習吸氣,呼氣,我知道她有大量的修習。

兩日之後,她的情況轉壞,師姐妹們知道將有什麼事情要發生,她們坐在她的旁邊,給予她最後一刻的支持。啟發我和大家的,就是她只是在這年的年初剃度出家,是2005年,她成為沙彌尼來修習只有若干個月,但在她最後的日子,卻能夠這樣做到,在平安中死去。相信我,當你有一位這樣的學生,你會感覺自己非常幸運。生命無常,你不曉得明天會發生什麼事情,今日我們有機會接觸到佛法,我們要全心投入,把佛法帶到修習上,讓療癒和轉化過程得以開展,是為自己、為團體,和為全世界。

英文開示視頻:https://www.youtube.com/watch?v=_n469W0X4Cg


Keep Reading

加入對話

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進一步了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

0 Sharings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
隱藏 記錄

What is Mindfulness

Thich Nhat Hanh January 15, 2020

00:00 / 00:00
展示 隱藏 記錄 關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