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行禪師開示 / 釋放我們心中的牛

什麼是我們在新的一年的幸福的基本要素?

摘錄自一行禪師2006年7月28日在梅村的開示

新的一年,是我們與自己重新開始並放下那些對我們不再有用的東西的最佳時間。

受佛陀故事的啟發,我們有時把「放下」稱為「釋放我們的牛」。這周,我們願你能有一些時間來考慮,你有哪些「牛」可以放下。我們都有很多牛需要放下。

圖:釋真孝德月

今年,當我在荷蘭帶領禪營、在比利時主持正念日時,得知我們的佛法老師卡爾·施米德(Karl Schmied)在德國去世了。他是位很好的佛法老師。起初,他修行藏傳佛教,當他參加Thay在德國舉辦的禪營時,很喜歡,所以繼續和我們一起學習和修行。他幫助組織了許多Thay和梅村僧團在德國的禪營。他是一位出色的僧團建設者。多年以來,每次我們抵達德國,他都會在機場迎接我們;每當我們離開德國,他也總在機場為我們送行。德國的僧團已成長為非常大而穩固的僧團,有許多相即共修團的成員。

在德國,每兩年會有一次新教徒的大聚會,卡爾作出安排,讓Thay每次參加並發表演講。有一次,演講之後,有5000人——其中大部分是基督徒——和我一起在法蘭克福修習行禪。警察安排我們在法蘭克福的林蔭大道上行禪,很美。

卡爾的法名是真法眼。Thay為其傳燈成為梅村的在家佛法老師。自那之後,卡爾在奧地利、德國、意大利等地帶領了許多禪營。當我聽說他病重時,我請真空法師和我一同前往他家看望他。我們和他一起度過了兩天兩夜。我們知道他即將往生,他也知道自己即將往生。我感到很幸運,有機會在那裡和他共度了幾天。我們未見其他人,只是和他在一起,一同坐著。他是位成功的企業家,有一輛非常昂貴、漂亮的日本車。當你坐在他車裡時,不會覺得車開得很快,但我正念著,看到車開得很快。所以當我們有機會停下車,在樹林裡散步時,我撿了一個小松果給他,對他說:「卡爾,每次你看到這個松果,你知道你必須放慢速度。」他保留了那個松果,以便開車時不說話,也不開得太快。他遵守了自己的承諾。

我記得有一次,在卡爾初次參加完禪營後,他為了去德國南部參加一個商務會議,向我們道別。我問他能否不去參加會議,而留下參加第二次禪營。他說:「不,這是不可能的。」但當我結束第二次禪營的迎新開示時,我看到他坐在人群中。原來,在他開車時,他反思著Thay在第一次禪營中所說的話——你必須學會如何釋放牛。如果你有太多的牛需要照顧,那麼你就沒有時間了。

在場的很多人也許沒聽說過釋放牛的故事。故事是這樣的:一天,佛陀及其弟子坐在森林中。他們剛結束正念午餐,正准備開始問答環節。一位農夫路過,問佛陀:「親愛的比丘,你看到我的牛經過這裡了嗎?」

佛陀問:「什麼牛?」

「我的牛,有六頭,我不知道它們今早為什麼都跑了。我還種了三英畝的芝麻,但今年昆蟲把它們全吃光了。我想我得自殺了。我失去了一切!」

佛陀說:「親愛的朋友,我們沒有看到你的牛經過這裡。你最好去另一個方向尋找。」農夫走後,佛陀看著他的弟子,微笑著說:「各位賢友,你們知道自己很幸運嗎?你們沒有牛可以失去。

有時,我們擁有很多東西,認為這些東西對我們的幸福平安至關重要,但如果深觀,你會發現,也許你擁有的正是阻礙你幸福的東西。如果你懂得如何放下,釋放你的牛,幸福將成為可能。

開示時,我建議人們把他們的牛的名字寫在一張紙上,然後深入觀看它們是否真的對自己的幸福至關重要,不然他們應學會釋放自己的牛。你有一個關於自己如何才能快樂的想法,然後困在這個想法裡。這個想法是一頭牛,一頭很大的牛。如果你得不到那個職位,你就無法快樂——這是一頭牛,一頭大牛。如果你得不到那張文憑,你一生就會受苦——這是一頭牛。有時,我們的牛是我們信仰的某種教條,某種意識形態。你認為沒有那種教條,沒有那種意識形態,幸福將是不可能的。有些國家堅持他們的意識形態五十年、七十年。他們在釋放牛之前受了很多苦。所以最難釋放的牛,是你對幸福的想法。你周圍還有其他牛,你認為沒有這些牛你就無法生存,然而實際上,你卻因此而受苦。所以會議進行到一半時,卡爾決定釋放他的牛,調轉方向,回到了禪營。

加入對話

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進一步瞭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

0 Sharings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
隱藏 記錄

What is Mindfulness

Thich Nhat Hanh January 15, 2020

00:00 / 00:00
展示 隱藏 記錄 關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