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行禪師開示 / 休息帶來療癒

一行禪師
一九九七年七月三十日在法國梅村上村開示

今天,年輕人以及沒有那麽年輕的人在一起,我們將學習一首短詩,並用它來修習卵石禪。如果你能記住這首詩,那很好。

入,出
深,慢
寧靜,自在
微笑,放下
當下一刻,美妙一刻

這詩首很美妙,每次當你依著修習的時候,你會感覺身心平靜安寧。當你憤怒、焦慮、痛苦的時候,如果你懂得修習這首詩,只需一、兩分鐘,你就感到好些了。

全然與呼吸同在

讓我解釋修習的方法。「入、出」的意思是當你吸氣的時候,你知道自己在吸氣;呼氣的時候,你知道自己在呼氣,你不會混淆二者 。吸氣,我知道這是入息;呼氣,我知道這是出息。一吸一呼,你停止所有思考,只關注自己的入息和出息,全然與呼吸同在,就好像用身心擁抱著一個小寶寶。你還記得你的媽媽曾經這樣抱著你嗎?你們看過聖母瑪麗亞抱着小耶穌的畫像嗎?她就是這樣百分之百全然專注地抱着小耶穌。在這裏,我們的入息就是那小寶寶,我們百分之百專注地抱著她。吸氣,我知道我在吸氣。只是擁抱著自己的入息,不想其他,這就是成功修習的秘訣。

當你吸氣的時候,只是覺察吸氣,不想其他事。你們能夠做得到嗎?百分之百擁抱自己的入息,身心一體;當你呼氣的時候,擁抱自己的出息,就只是覺察自己的呼吸。當我們抱着孩子的時候,我們知道抱着的是自己的孩子。就是這樣修習:「吸氣,我知道這是入息。呼氣,我知道這是出息」,簡單而美妙。我肯定只要你嘗試這樣呼吸兩、三次,就已經感覺好多了。我可以保證,因為這是我親身體驗到的。

如果你想要哭,或是你因為憤怒而想要打某人,只要你懂得回到自己,修習三次「入、出」,我確信你會不一樣。你將不再哭,不再想打某人,因為修習「入、出」之後,你感覺好多了。今天,你就試試,你會看到這項修習的力量。

然後,你再修習「入、出」三、四次,或者五次,你會感覺自己的入息變得深長,出息變得緩慢。因為當你生氣、處於絕望、受苦的時候,你的入息和出息可能非常短促,你無法感到平靜。通過觀呼吸,你的入息自然變得深長和平靜,出息也一樣,你的呼吸質素改善了,這就是「深、慢」的意思。

「吸氣,我知道自己的入息變得深長。呼氣,我知道我的出息變得緩慢平靜。」試着修習幾個呼吸之後,你會感到愉悅。 如果你的呼吸變得深長緩慢了,你會更加平靜。

卵石禪

你也可以使用卵石來修習。坐禪的時候,你把卵石放在自己的左邊,然後向卵石合十鞠躬,拿起一顆卵石,觀察它,將它放在自己的左手掌裡,修習觀吸呼,幾個呼吸後,你會感覺良好。然後,拿起卵石,放到你的右邊。我們已經修習了「入、出」。

現在,我們將修習「深、慢」。拿起另一顆卵石,觀察它,將它放在左手掌,開始修習「深、慢」。呼吸自然變得深長。你無需刻意延長吸氣,它會自然變得深長,因為你已經修習了三次「入、出」。讓我們一起修習三次「深、慢」。很好,我們完成了 「深、慢」的修習。把這顆卵石放到你的右邊。

現在,我們修習第三句「寧靜,自在」。這句詩的意思是:「吸氣,我感到平靜;呼氣,我從容自在」。這是非常美妙的修習,特別是當你緊張、憤怒時,或者是當你無法感到安靜的時候,你需要回到自己的呼吸,修習「寧靜,自在」。這是佛陀在《入出息念經》(Ānāpānasati Sutta)中教導的一項練習:「吸氣,我讓我的心平靜。呼氣,我放下。」放下自己的憤怒,讓焦慮、嫉妒等心念安靜下來。大人可以和孩子們一起練習。當孩子生氣時,她的母親或父親可以握住她的手,邀請她一起修習「寧靜,自在」。讓我們一起修習,「吸氣,讓自己安靜下來;呼氣,放下。」至少三次呼吸,你們會感覺好很多。

你可以從「寧靜、自在 」開始修習,或者是順序從修習「入、出」開始,然後到「深、慢」,再到「寧靜、自在 」。任何一種方法也可以。佛法是美妙的,當你開始修習佛法,你立刻就能感覺好多了。 

你可以修習三次「寧靜、自在」,如果你喜歡的話也可以繼續這項修習,修習四次、五次、六次。我覺得你會喜歡這修習,因為它能夠舒緩你心中的痛苦。如果你能夠修習八次或十次「寧靜、自在」,你會感覺更好。

然後到第四顆卵石,我們修習「微笑、放下」。你也許覺得難以微笑,但是經過三、四次修習之後,你會能微笑。如果你能微笑,你會感覺輕鬆愉快。你可能會說:「老師,我沒有一點喜悅,為什麼你要我微笑?那不是自然的微笑。」許多人這樣問我,不只是小孩子,還有大人們。他們說:「老師,我沒有一點喜悅,我無法強迫自己微笑,那不真實,也不自然。」

微笑是一種修習

微笑是一種修習,一種瑜伽練習——嘴部瑜珈。即使剛開始時你並不感到喜悅,微笑之後,你會有不同的感受。有時候,心靈起主導作用,有時候你需要讓身體主導。感到喜悅時你自然微笑,但有時你也可以先微笑。試着微笑,你忽然感到心中的痛苦舒緩了,你感覺自己從憤怒、絕望中解脫出來。不要怱視身體。不只是心靈可以作主導,身體也可以。假設你在夜裏醒來, 漆黑一片。你吸氣,微笑。你會發現,這是對生命微笑,你還活著,這並不是社交式的微笑,因為沒人看到你在微笑。這是覺醒、喜悅的微笑,這是活著的喜悅。

你的臉部有大概三百塊肌肉,每當我們生氣或者焦慮的時候,肌肉會繃緊。人們看到你緊繃著的臉,並不會覺得你像一朵鮮花。當你如此繃緊,人們會害怕你,因為你看上去更像是一顆炸彈。但是,如果你懂得如何微笑,只需要一秒鐘,臉部肌肉放鬆,你會再次笑靨如花。我們應該學會微笑。對著鏡子練習,你會發現微笑的練習非常重要。微笑帶來放鬆,而且讓你能夠放下。

我已把四顆卵石放到右邊,現在我們修習第五顆卵石。第五顆卵石能夠為你帶來喜悅、覺醒、幸福快樂,那就是「當下一刻,美妙一刻 」的修習。

幸福在當下

我們可以在當下幸福快樂,這是佛陀非常深刻的教導。 無需要去到未來,無需要去到某個地方才能快樂。在此時此地,我們就能快樂,不需要更多條件才能夠快樂,幸福的條件於已經具足。如果我們懂得如何觀察自己內在和周圍,會發現已經有足夠的條件幸福快樂。這是幸福在當下的修習。

當你吸氣的時候,你感覺自己活著。生命存在於此刻:藍天、白雲、青草、鳥鳴。梅村在此,你的家人和朋友都在此。你有強健的雙腿可以行走,你的雙眼讓你看見身邊的事物。你的幸福條件已然存在,不再需要其他,即刻就能幸福快樂。 我們的修習,是停止追逐。有些人終其一生都在追逐,因為他們認為幸福不可能存在於此時此地。

這是佛陀美妙的教導。吸氣,你說:「當下一刻」,這意味著我安住於當下,這是「止 」(梵文: samatha)的修習,停止追逐。坐禪或行禪時,甚至躺著時修習都可以,無需再追逐什麼。停下來,當下一刻,美妙一刻,你體驗到活著的喜悅。

活著就是奇蹟。已經往生的人或者是死去的動物,無論你做什麼,他們都無法再起站起來。所以,當你觀察自己,知道自己仍活著,知道你所愛的人還活著,那已經很美妙。你需要了悟這個事實。佛陀的教導是帶來覺醒的教導, 覺醒以看到美妙的事物觸手可及。請停止追尋,讓自己安住當下。「吸氣,我安住於此時此地,當下一刻。呼氣,我知道這是美妙的一刻。」

佛陀說生命只存在於當下,過去已去,未來未至,你只在這一刻活著,當下這一刻。這簡單但深刻。你與生命相約,你不應該失約。生命是多麼寶貴,你知道生命只存在於此時此地。因此,不要錯過與生命的約會,不要錯過當下此刻。無論你坐在蒲團上、躺在床上或者在行禪的時候修習,都能夠帶來喜悅幸福,當下一刻是美妙的一刻。

入,出
深,慢
寧靜,自在
微笑,放下
當下一刻,美妙一刻

這首詩對行禪也同樣有幫助。你可以在行禪修習這首詩,感覺平靜愉悅。吸氣時走兩步,說:「入,入」。呼氣走兩步,說:「出,出」,無需要做其他。你的身心一體,覺察一吸一呼和你的腳步,不用擔心任何事。你可以繼續練習「入,出」 幾分鐘。如果你想走快一點,可以在吸氣和呼氣的時候各走三步。

你自然地行走,這樣練習可以讓你喜悅。不要太嚴肅,太費力,非常自然地修習。「入,入;出,出……」如果你享受行禪,感覺美好,你的修習就對了。過了一會兒,你開始「深,慢」的練習。「深,深;慢,慢。深,深;慢,慢 」,全心全意修習,每個人都散發著喜悅和平靜的力量。與僧團一起行禪,我們感受到集體的能量,修習的能量非常強。

修習完這首短詩的五組句子後, 坐禪結束。當你聽到磬聲時,請收起卵石放到小袋子裡。

我想繼續解釋覺知呼吸的修習。不要刻意吸氣,不要用力吸氣,這一點很重要。自然地吸氣,這是關鍵,只是全然注意入息,不用說:「我的入息,來這裏,我告訴你怎麼做。」不,你只是允許自己吸氣,這就足夠了。無論你的入息是深長或者短促,就讓它如其所是。全然、非暴力地抱著自己的孩子,不要強迫你的孩子要做這樣或那樣,如其所是就好了。用正念擁抱它,這一點很重要。

當你愛著某人,你允許他們做自己,不要說:「如果你不這樣做,我就不愛你了。」這是愛的修習,允許自己的入息如其所是,用正念的能量擁抱它,「吸氣,我知道我在吸氣」,這就夠了,效果顯著。

許多人修習時過度用力,強迫自己,不一會兒你就會精疲力盡。如果你知道如何讓自己放鬆,允許自己自然呼吸,你不會感覺疲憊。你只需要燃亮自己的正念,保持覺察。就好像開燈的時候,你只是開燈。因為有燈光,你看到磬在這裏,朋友在這裏。覺知就是這樣。你知道自己在吸氣,你知道自己在呼氣,並用愛擁抱呼吸,呼吸的質量隨之改善。就像面對著一個在亂踢、哭泣、顫抖的嬰兒,你不會說:「立刻停下來,不要哭,不要吵!」你不會這樣說,你只是抱起寶寶,用自己全然的存在擁抱她。你的溫柔、愛和關懷的力量自然會滲透寶寶,轉化自然發生。全然存在,身心一體,我們稱為正念。你培養正念,為自己的痛苦,為自己以及所愛的人存在。

讓身心休息

坐禪也是這樣。不要掙扎,放鬆安坐。微笑,自在。你坐在客廳看電視時,能夠坐上一個小時,甚至兩小時,而不會抱怨肩膀或者手臂疼痛。你只是讓自己坐著。坐禪不是一場抗爭,如果你將它視為抗爭,你會疲累,坐十五分鐘你已感覺肩膀和頭部疼痛。無論你修習坐禪或者行禪,都得讓自己放鬆。

很多人在放假時並不懂得如何放鬆,假期後更見疲累。現在,請你讓身心休息。我們在這裏學習休息的藝術,禪修是休息的練習。

我們的身體有自癒能力。割傷了手指,你只需要保持傷口清潔,幾天之後就會痊癒。當動物受傷了,會在森林中安靜處躺下來休息幾天,這是祖先傳遞給牠們的智慧,是自我療癒的方法。動物沒有醫生,沒有藥劑師,但是他們知道如何自癒,受傷時不獵食,也不進食,休息幾天,痊癒後才再去找食物。我們不懂得像動物那樣。為了盡快好起來,我們服用多種藥物,接受不同治療,卻不讓身體休息。學習讓自己的身體休息放鬆,愛護身體非常重要。 你已學習了深度放鬆,可以每天做幾次,五分鐘或者十分鐘就夠了。如果你懂得讓自己的身體完全休息,即使三分鐘也非常好。

對於心靈而言,道理也一樣。我們的意識有自我療癒的能力,但你卻用憤怒、擔憂、思慮等持續餵養自己的意識,不讓自己休息。修習深度放鬆,你會懂得如何微笑,把微笑送給自己身體不同的部位。修習時,你停止思慮和擔憂,集中注意在身體和呼吸。正念呼吸,修習「入,出,深,慢」,不僅可以滋養身心,也能停止你的思慮。

日夜不停播放的廣播電台

我們的心就像廣播電台日夜不停播放。我們的習性是想著過去或未來,心並不在此時此地。你沈溺於過去,悔恨過去,或者是被過往經歷過的痛苦折磨。過去你已經受苦,現在還因為回憶過去而繼續受苦。為什麼你要讓以往的痛苦一再重演?牛吃草吞下去後反芻,然後又再次吞下去。許多人也一樣。我們過去已經受苦,但是現在還要將痛苦喚回來,受更多的苦。 

未來未至,但想到未來時,我們擔憂害怕,無法安住於當下此刻。生命只存在於當下,生命中的美好存在你之內,也在你周圍,但你無法接觸到這些美好,因為你迷失於在過去和未來,迷失在你的計劃和憂慮之中。這樣你的心如何休息以及自我調整?我們的心就如身體一樣有自癒的能力。

你可還記得當你失去摯愛的時候,痛苦萬分,覺得自己永遠無法復原,永遠無法忘記那傷痛。你覺得痛苦將與你同在,傷痛會伴隨你一生。但是不久之後,你會習慣,能夠繼續好好生活。這意味著你的心靈有自癒的能力。

我們要像信任自己的身體一樣,信任自己的心。我們的心靈能夠自癒,只要我們懂得讓心休息,不要持續用憂慮、計劃、恐懼餵養自己的心。正念呼吸,正念步行,享受靜觀天空,與朋友在一起,享受當下此刻存在的事物,可以幫助你止息心靈的焦慮和恐懼,你的心將能療癒。

來到梅村的人都在休息,讓自己復原,修習深度放鬆、正念呼吸、行禪、坐禪以及服務禪。我們之中許多人非常幸運,有愛護我們的父母、師長、兄弟姐妹和朋友。不論他們在世還是已經離世,他們總在你之内。

父母、祖先在你之內

為人父親的總想要愛自己的孩子,這是父親最深的天性。如果你覺得父親不愛你,那是因為他無法展現自己的愛,如此而已。沒有人幫助他表達心中的愛。所有的父親,內心深處都想要愛自己的孩子。如果他們說:「我恨你,你不是我的孩子!」那是因為他們不知道如何愛,那並不表示這位父親不愛自己的孩子。同樣的,你也愛自己的孩子,即使孩子做了讓你生氣的事,在你內心深處,對孩子的愛依然完好無缺。你只需要學習如何表達自己的愛。許多人認為父母不愛自己,他們是這種想法的受害者。但是,根據我的體驗,所有父親都深深地愛著自己的孩子,所有母親也一樣。即使動物也愛護自己的孩子。

當你觀察自己的手,如果你深觀,你可以看到到這雙手不僅屬於你,也屬於你的父母。你是父母的延續,這雙手是父母傳遞給你的。這雙手同樣也屬於你的祖先。所以,不要認為這只是你的手。這是世世代代的手,你會將這雙手傳遞給你的子孫。

你的所有智慧,你的祖先的所有經歷、痛苦和快樂,都在你雙手裡。祖先的智慧、快樂、痛苦、希望和恐懼都在你之内,他們把這一切都傳遞給你了,你身體的每一個細胞都顯示了這一切。現今,人類能夠複製自己。我們只需要身體的一個細胞,就能夠複製自己。這意味着,每一個細胞都代表了完整的你。一即一切,這是佛陀在《華嚴經》中的教導。在我們身體的每一個細胞,都有地獄與淨土、佛陀與魔羅、耶穌與撒旦、快樂與痛苦。就從一個細胞,我們可以接觸到所有祖先,因為一個細胞包含了一切。這並不是一個抽象的概念,你們應該已經聽過克隆 技術,用一個細胞就可以進行複製。所以,看著自己的手,你會知道,手中的細胞也是父親、母親和祖先的細胞。你可以喚醒他們的智慧和幸福,這些元素都在你之內。

你的內在有血緣祖先,也有心靈祖先。如果我的內在只有血緣祖先,我就不可能是現在的我。我學習用佛陀觀看事物的方式,正念深觀一切,觸及萬物相即的本性。我能夠深觀看天空、卵石、人們。如果沒有佛陀和我的師父,我不會懂得如此深觀。我也從心靈祖先學到了呼吸和行禪的方法。行走時我的雙腳,也是佛陀的雙腳,我不僅是用父母的雙腳來走,也用佛足來走,每一步我都能夠滋養喜悅與安詳。 你的內在有摯愛的父母和老師。你的老師可能是耶穌,也可能是佛陀。通過你的修習,你的老師會清晰地在你之中顯現。

假如你的身體有一些痛處,你可以喚你的父母和祖先來幫忙,以療癒和愛的能量接觸那痛處。你知道父母和老師深深愛著你,他們都希望你安好。在你之內有健康的細胞,健康的細胞可以拯救那些不那麼健康的細胞。

吸氣,你呼喚父親、母親、老師,你的手就變成了父親、母親、老師的手。然後,當你呼氣的時候,觸摸那痛處。慢慢地呼吸,把所有能量都傳送到痛處。吸氣,呼喚父親、母親或者老師,他們的能量會在你的手中顯現。然後,當你呼氣的時候,微笑,父母或者老師的能量滲透你的身體。每天都這樣練習,坐着或者躺着練習都可以。完全放鬆,相信你所愛的人,相信希望你安好的人。你的手有療癒的力量。你並不需要他人,我們每個人內在都有療癒的力量。這種能量儲存在你體內的每一個細胞。

我從不懷疑父親對我的愛,也從不覺得父親已經不在了,因為我知道父親存在於我的每一個細胞。我呼喚他,他就會回到我的每一個細胞。當我凝聚父愛的能量時,我接觸自己的身體並說:「父親,請幫助我。」你的父親也會傳送給你這樣的能量,這時你會感覺平靜,知道父親愛你,照顧著你。

你還記得小時候發燒,額頭燙熱,嘴裡苦澀,不想吃東西嗎?當你的母親過來將手放在你的前額,突然你感覺自己好多了。不要覺得母親的手已經不存在了,它還在,因為你的手就是母親的手之延續。你呼喚她:「媽媽,請幫助我。」當你吸氣的時候,把自己的手放在前額。呼氣的時候,你感受到同樣的能量,無有缺失。

請以這樣的方式照顧自己的身體。無論你的身體處於任何姿勢,你都可以休息。不久之後,你將能以同樣的方式照顧自己的心靈。你的內在有苦痛、悲傷、恐懼、絕望,請以同樣的方式擁抱這些苦痛和悲傷,呼喚父母幫助你。

以佛陀之眼觀看 

佛陀並不是抽象的概念,佛陀存在於我之内。我們學習了修習的方法,我以佛陀之眼觀看,用佛陀的教導的方法正念呼吸,用佛陀行走的方式行禪。佛陀往返留住在靈鷲山超過二十年。我也曾坐在靈鷲山上, 深觀佛陀曾經觀賞的日落。我用自己的眼睛,也用佛陀的眼睛觀看美麗的日落。

你也能夠以佛陀之眼觀看。在日常生活中,當你用正念呼吸,就是在培養内在的佛陀之眼,當你用這樣的眼睛去看,你看的東西會很不一樣。就好像有了一個望遠鏡,如果你將其放在眼前,你所見將不一樣。你擁有老師傳遞下來的佛陀之眼,你為什麼不使用它們?只是吸氣、呼氣,就可以立刻滋養正念的能量,擁有佛陀之眼。用佛陀之眼觀看,你就不會生氣,不會絕望。

佛陀在你之中,你為什麼不請佛來幫忙?你只要吸氣和呼氣,佛陀就存在於此時此地,你能夠使用佛陀之眼,佛陀之手。「親愛的佛陀,請幫助我。」你即時就擁有了佛陀之手,多麼簡單。這非常簡單易懂,也非常深刻。生活中的每一刻,都有佛、法、僧支持你,你的支持無處不在,你不再感覺孤單害怕。

我們都應該培養讓身心修習和休息的正面習慣。行禪是休息方法、坐禪是休息的方法、正念進食也是休息的方法。不要掙扎,在生命裡我們一直在掙扎。 停止掙扎,我們無需要去任何地方。照顧好自己的身心,練習休息,讓自己回復清新,我們因而走得更遠。


Keep Reading

加入對話

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進一步了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

0 Sharings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
隱藏 記錄

What is Mindfulness

Thich Nhat Hanh January 15, 2020

00:00 / 00:00
展示 隱藏 記錄 關閉